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山路弯弯 [原创首发.版权保护]  

2009-06-29 01:20:02|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总是怀念那如梦如幻山恋,总是怀念那蜿蜒伸去的山路,那里有我的思念,有我的梦幻.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女孩,她的名字叫丹丹.如果不是我在下乡之前就有了意中人,她可能会成为我的初恋女孩.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让我和她失之交臂,也许她现在应该就在我的身边.

    1,1975年6月19号,这是我一生都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和另外的几名同学下乡插队到了河北蔚县.我们这一届知识青年可不象老三届那样争着来的,都经历过有关部门领导的多次动员.不得不下乡锻炼,等着有机会再抽调返城.所以敲锣打鼓的欢送场面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激动,有的到是一点点与家人离别的伤感.当汽车终于拐下公路,在一个破旧的村庄旁停了下来,我们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太破了!房子的墙壁是土黄色的,村子的颜色也是土黄色的,低矮的院墙破破烂烂,唯一不同寻常的地方是它裸露的石块,颜色有深有浅,象补丁一样装潢着门院.露出三三两两的杏枝.升起一缕缕炊烟.而这个村落的南面就是一座大山,郁郁葱葱的象一副图画,成为村子的唯一景观.

    我们的车正好停在一条干沙河上,顺着河往西走可以看见一个小桥,小桥的北面正对着一条巷口,巷口有四,五尺宽,一条小街可以一直通到大队院.里面另有几条小巷构成了村子的交通线,大部分村民都住在这里.小桥的南面是一座戏台,有一块空地,立着两根木杆,放电影用的.戏台后面有几间房,豆腐坊,育红班.也是农民政治夜校的教室.最具特色的是戏台后面长着的两棵松树,高大,粗壮,枝枝桠桠的树冠遮盖了整个戏台,甚是壮观.再往南就是地了,种着高过人的麻.麻地西有一泉眼,涌出的水沿着小溪向西流去,那里也就成了姑娘媳妇洗衣的地盘.穿过麻地再往东一拐又回到土路上,那路的两边有房子,叫南庄了.我们的知青宿舍就在路南的一座大院里边.一排白灰摸顶的平房,装着带玻璃的窗户,在这个破旧的村落里算的上是最壮观的宫殿了.可是我们并不怎么喜欢.不喜欢这个杂草丛生的院子,不喜欢带着土炕的房子,不喜欢那些早我们一年到的知识青年.

      按照和下乡办公室的约定,我们是要去西店村的,不知道为什么领导突然改变了主意,把我们硬留在了东店.这样如果赶上抽调按照先来先走的原则,我们就可能多在农村呆上几年.而我们的愿望是尽早回到城市里去,回到父母的身边.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青春扔在这个偏僻落后的蔚县.

      我们这次一起来的六名知青全部是男的有我,还有刘建康,张志满,沈家华,刘兆彬.另一个公社不收,第二天就让他回去了.据说他有犯罪前科,领导要维护知青队伍的纯洁.单位还给我们派了一名工宣队长,乔师傅随我们一起蹲点.管理我们的一些事物.按照当时的政策知识青年是享有特殊待遇的,国家对每一名知青都有经费补贴.我们一年的口粮是640斤,远高于当地的社员.而且我们不仅仅是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还肩负着破除封建迷信,建设红彤彤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历史责任.所以在农村知青就有了某种政治特权.我到农村没几天就被任命为政治夜校的校长,负责村里的政治宣传.可实际上我对这项工作没有任何经验.其他的知青们也各有职位,如,民兵副排长,实验田组长等等.最可笑的是张志满,他竟被任命为妇女工作委员.被我们取笑为妇联主任.他性格又腼腆,让我们笑了好几天.

        知识青年的生活是单调的,大队安排我们在大队吃了两天的客饭,就把我们请进了知青点.开始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参加农业生产.早六点起床,到集体食堂打水,洗脸,吃饭.做饭的老头是大队派的,他似乎还有监督我们的意思,光光的头转着看,一副阴森的脸.伙食就是玉米面的饼子,小米焖饭之类的.偶尔吃一顿黄米面糕算最好的了,白菜豆腐熬大菜一人一碗.吃完饭就下地了,我们七个知青被编入了七个生产队,和社员一起劳动,派你干啥你干啥.好在我们之前就有一拨知青入住了,他们十三个人有三个男的,十个是女的.我们这次去的七个全是男青年,正好平衡了性别差距,一个生产队总有两,三个知识青年,能够相互搭个伴.性别的吸引,无知的调侃,成为知青生活里的娱乐和支撑,也有了快乐在里面.比如弹琴啊,唱歌啊.胡侃啊,但笑过之后我们还是感到苦涩,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有一种想发泄的意愿.就在我们往知青点搬的第一天,我就和沈家华打了一架,他叼着一根烟卷站在我面前,教育我要老实点,还把一只箩筐踢到了我住的炕上,于是我教训了一下这个小霸权.动作很简单,一拳一脚把他踢出了门坎.张志满和我是同屋,一条战线的战友,他帮助我追了出去扬了扬新发的铁锨,吓的小沈再也不敢嚣张了.刘健康比我大两岁,也和我住一间屋,他说话慢,斯斯文文的,对我们很友善,我和张志满力挺他当了代表我们新知青的知青组长.不知道为什么原来的女知青给他起个绰号;软汉奸.后来我们也发现了刘健康就是有点'软'.可也正是他有了我们的第一次爬山活动.也使我有机会认识了丹丹.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