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山路弯弯 [续6]  

2009-07-13 11:10:30|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菜卖的很顺溜.推到常宁镇口一摆,没用一个小时全卖完了.那的许多的人都参加过黄花滩大会战,认识我呀.对我们知青敢出摊卖菜觉得挺新鲜.加上我们价格便宜,买的人一拨一拨的.还有人站在一边帮我们喊.一车菜卖完了算了算,总共是卖了元.我和张志满一核计,咱也不能白干呀,一人来一盒大天鹅的烟卷,谁眼红下次就让他来卖.这就去了供销社.公社供销社在镇子里的一个大院里边,还没到院子跟前就看见院门口围着许多人,走到近前一看,人群里站着一女孩,她戴着一破草帽,遮住了半张脸.双手不停的搓着,显得很局促.旁边有一只大狗,脖子上挂着一牌子,就象被批斗的人一样,眯缝着眼,挺老实的卧在那.不过牌子上写的不是什么右派,坏蛋之类的,简单俩字;售狗.几只小狗崽却翻来覆去的打着玩,招来了人群的围观.这只狗我看着挺面熟,还没有想起来呢,狗却冲我摆起了尾巴,扑到了我身上.啊---是大黄!那女孩没错了,是丹丹.我一把把丹丹的草帽拽了下来,问她;'丹子,干嘛要卖狗呀?'丹丹看了看我,眼泪就下来了.

    '日欣哥哥,我妈病的厉害,我要回北京.'


    '你妈妈在北京?'我真的不知道她还有个妈妈在北京.'回去就回去吧,卖狗干什么?'


    '我没有回北京的路费.爸爸让我把大黄卖了凑点钱.......我也舍不得把她卖了呀,她是爸爸在山上伴.丹丹哽吟着说.眼泪滑下了她清秀的脸蛋.


    那时候蔚县是有一趟北京发出来的公交车,我坐过,到北京西直门终点下车才四元钱.看着丹丹伤心落泪的样子我的心里很不好受,怎么连四块钱都掏不出来呢?


    '你什么时候走啊?'我问.


    '我现在就想走,我妈妈可能不行了,是昨天来人捎的信,他说我妈想见我一面.'


    丹丹的眼睛里是焦急,是无奈,是乞求,但是围观的人群里没有人表示出买狗的意愿.他们更多的是看着丹丹.


    '这样吧,你去坐车吧,狗我给你领回去.现在你赶到公路边上也许还能坐上那趟回北京的汽车.'我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决定了,掏出我们卖菜刚刚得到的钱送给了丹丹.


    丹丹楞住了,她盯住那钱却不敢接住,但眼睛眨了一下就转过来了;'我用不了这么多钱,用不了这么多,只要四块就够了,借给我四块就太感谢了.到了北京我可以走路.....回来我有了就还你.'


    我抓住她的手把钱全塞给了她;,你不吃东西了?你不给你妈买一点?你都拿着吧,我还有钱.'为了让她相信,我还拍了拍我的衣兜.


     张志满也帮腔说;'快走吧,晚了你就赶不上车了.'


    丹丹终于把栓着大黄的绳子交给了我,冲我鞠了一躬,冲张志满鞠了一躬,飞快地朝公路跑去.她的身子轻飘飘的,显得那么瘦小,孤单.


    送走了丹丹,张志满重新挂起了他那张永远微笑的脸面.'怎么?还买不买烟?'我说;'没钱了.'张志满拍了拍我的衣兜,笑着说;'你应该还有钱.咱不能白干.你回去还需要我帮忙呢!'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和他进了供销社,一人一盒大天鹅烟卷.那是我在东沟老乡家里吃派饭的钱.一盒元,两盒就是元.我一天多的饭钱抽了烟.当然我可以在知青点里多吃几顿,找回缺的饭钱,可那我得能跟胡秘书请的了假,不然就饿肚皮吧.现在我需要优先考虑的是,如何跟朱大爷和知青们去交代菜钱让我送人了.


    领着狗回了知青点,知青们哗就围上来了,都说小狗长的好看,问我跟谁要的.怎么大狗也给牵来了.我和张志满谁也没言语,进了食堂盛饭吃饭,朱大爷就问;卖了多少钱?我说,卖菜的钱让我给丢了.朱大爷不相信,又问张志满.张志满说我把钱借给别人了,可他不说我借给了谁.这么一来二去的小组人都知道我俩把卖菜的钱给贪了,声讨的,骂人的,嚷成了一片.连最向着我们的刘健康也说,你们俩也忒胆大了,干啥也得和大伙商量商量.另一个组长孙绍山就更逮住机会了,他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我们这是资产阶级思想泛滥,要报告大队支部,要开知青小组会批判.让我们彻底老实交代问题,交回贪污的公款.


    '*B的吧!'我开始骂人了,'我一年在小组吃几顿饭?老子队里没分粮食?没分菜?都交到小组让你们吃了,现在我借出去十几块钱你们放不过去了,我告诉你爷就是把钱送给困难群众了,你们爱咋办咋办?要让我退钱你们许多人都得退,凭什么把队里分的大米黄米拿回你们家里去?你们有什么脸还吃小组的饭?'


    我这一骂真有人不敢吭声了.他们心里有愧,不敢跟我叫板.朱大爷也转了方向;'是有人不要脸,把生产对分的好粮大提包拎回宣化去了,这我没看见心里也知道,村里各队分的什么瞒不了我,人家高分的东西可都在小组里了,去了工作组就很少回来吃饭,按说都应该退给人家钱.'


    批斗会没开成.我索性优哉优哉点上一根烟,进村玩去了.刘昭彬属于没头脑的主,他又是喂狗又是溜狗的,主动要求狗的一切都交他来办.对开批斗会认为是闲扯淡.牵着狗跟着我转.进了村就碰上团支书朱桓,朱桓似乎吓了一跳,他一把把我拉到路边,挺神秘地问;'你被工作组清除了?'问了我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有啊?怎么?是不是孙绍山告我贪污小组的菜钱?'


    '什么菜钱不菜钱的?'朱桓摆了摆手,说;'你说老实话,最近去没去北京?公社公安员来调查你了,如果你从北京抄什么诗呀小字报呀都交出来,我帮助你说清楚,年轻人嘛,不懂事,都是闹着玩.....'


     我知道朱桓是为我好.如果不是当初他让我给村里画地图,公社书记发现不了我,我没机会去会战指挥部,也进不了公社工作组.可他说的抄什么诗我是真的没有.我是三月底四月初去北京玩了几天,也真是去了天安门,看见许多人往*碑上献花圈,可是我没抄诗歌回来,也不知道那是一场运动.公社竟然知道我去北京了,还暗中调查我,真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