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趟社会的女人 [3]  

2009-09-06 12:56:59|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你很难想象一个30来岁的女人,在她正该是身体丰盈的时候,她的胸脯竟然是皮包骨头,两只*象是脱了水的香蕉挂在那,毫无光泽与圆润。她让我吓了一跳,吃惊的不仅仅是她裂开的胸怀,还有她的无耻和自信。

    ‘过来吧,你不是想要吗,今天我报答你。感谢你替我摆脱了那个男人。’解是这样说着,我不敢看她的脸。心里有些气愤。’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报答的话?‘


     ’你没有说过现在没有白用人的话?那天我和小邢都在。‘解毫不示弱,语气中包含着嘲笑与挑衅。


     ’我---我是说过这话,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用人需要花钱,需要请请他们。。。。。‘


     解不等我把话说完就接过去了;’需要钱我没有,我有的就是我这个人。而且我这个人说话算数,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要办,今天也是个机会。‘她说着钻进了被子,似乎是等着我的上床。


     ’你给我滚。‘我用力喊了一句。如果不是已经很晚了,开门走人的一定是我。可是我现在这个时间是不应该回我父母家去的。我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是她把我从火车站接到这里,我们刚刚还把彼此当做亲人。


     解没有动。她转过身子不在理我。沉默了好一阵子开始哭泣,没有声音的哭泣。只是肩膀的被子一抖一抖的,脸埋进了被子里。我忍不住地问她;怎么你会是这样一个女人?你把我又当成了什么人?解探出了头,用纸巾擦了擦眼泪,开始讲她对我的认识,讲她的生活,讲她的身世和她的男人。


     原来我帮助她赶走的这个男人,其实是她的第四个男人。她的第一个男人才是孩子的父亲。’而她的第一个男人杀了她的母亲。她现在养着的孩子父亲正是杀害她母亲的仇人。


     ‘那时候我也可性着呢,我爹是村里有名的木匠,在龙烟上班,我们家在村里也算是有钱的家庭。。。。。。我年轻的时候很胖,有一百二十多斤。在我家住着的部队里有个小当兵的就要娶我,我爹不同意。我嫁给小辉他爹这个讨吃鬼,就是可怜他,他家很穷,我爹也不同意。可是我想上城里来,从赤城嫁到了宣化,。。可还是农村。我图他什么了,什么也没要。我嫁给他的条件就是我当家,我不相信通过努力挣不到钱,那时候我开始种药材,种了三间房的药材,都开了花,可是那个讨吃鬼买了个拖拉机,帮助他姐姐家拉土盖房,一分钱挣不到,拖拉机坏了连修的钱也没有。他姐夫就鼓动他在外面借钱,借了钱得他还。。。。。那讨吃鬼只要在外面一喝了酒就回来和我打架,自己往自己脚上砸石头。对孩子也那样,我在砖厂上班,他去了把孩子往家里带,不是让孩子坐他的车子,是让孩子光着脚跟着跑,他那还算人。。。。。。后来我和他离了婚,房子归我,债务也归了,他净身出门。当时有人劝我别住那个村了,我不听。那家伙是想回去就回去,有时候以给孩子送俩钱为名,有时候是喝了酒,半夜跳墙头进,*我。。。。。。我还犯了个大错误,当初硬把我爹我娘我弟弟三口子户口全迁下来了,落在了宣化县,在盆窑买的房,谁知道有一天我娘正在我那,那讨吃鬼也去了,后面还跟着人,是要帐的。我和他说,咱俩是把帐算清楚了,你外面又借的或是当时没和我说的我不认。也不替你还。那家伙不走,一直坐到了晚上,我知道他又有别的想法,就让我娘带小辉先走,我再走。可我娘走了他就举起了斧子,逼着我还帐,我娘却是走了又回来了,他就劈了我娘,又砍了我两刀。。。。。。我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了。’


    ‘后来呢?’我问。


     ‘我娘死了,我是我们家的罪人。后来我就嫁到了金矿,那家人对我都挺好的,对孩子也好,可他本人有花花心,和他们那的一个女的有联系,有一次,他又借担水的名义出去了,让我把他们逮住了,又离了婚。后来我嫁回了我们县,赤城龙关,这家伙更不是人,每天夜里我都得喝点酒,忍着他,他还是说那一样都可以让我,就是睡觉的事不让我,一夜我跟死一回一样。。。。。。所以我忒了解你们男人了,没有白帮助你的,没有可怜你的。要的就是你的身子,任他蹂躏。‘


      哦---,这样算下来我是她准备献身的第5个男人。这个女人的悲惨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撵出她去她暂时就无处安身,这恐怕是她要给我的另一个原因。


     我躺在床上,听她讲了一夜。脑子里混昏沉沉,如果我关了茶座又该怎么安置她呢?


     早晨,一个冬天的早晨。夜里下了雪,把院落,房屋,街道,大地上的所有污浊掩盖的干干净镜,洁白地让人不忍下脚。可是我不能再支撑下去了,没有煤茶座是不能开的。三个月的占房合同也马上到期了,我必须想出一个办法,安顿这个无家可归的女人。


     我的办法只有一个,把解先安置到我父母家,那有空房。然后把茶座的东西能处理的处理,没人要的一扔,解却不同意我处理这堆没用的物品。她让我把东西先拉到她爹家去,她说她可以去找她的几个口外的姨姨,找几个演员,然后重新把茶座开起来。我对重开茶座是没信心了,但是既然她想要这堆破东西我也不扔了。我花了五十元雇了辆汽车,把茶座的东西几乎都送到了解的父亲那里,留下的给小解当了空房里的家具。


    我父亲见我收留了小解,什么也没说,拿出一批瓷器让我和解去卖,本归他,利归我们。这样我和解做起了摆摊卖瓷器工作,无意中又伤害了我的老丈人。也就是我第一任妻子,燕的父亲。


    其实我和我的岳父岳母关系一直很好。家里的许多大事必少不了我给拿主意,跑路子。岳母当了几年的居委会主任,基本上都是我给当秘书。利用工作之便,我还带着岳母逛了天津。现在尽管我和燕的婚姻已经走到头了,从外地回来我还去看望了他们。他们也告诉我要搬家了,搬到昆明去。燕的弟弟在云南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想接退了休的父母去享福。我也答应搬家时我去帮助做些事情。可是我回来后没有工作,没有住处,我需要忙自己的生计,没有时间总去询问。给他们造成了误会。在一个就是我太大意了,我和解摆摊卖瓷器去了离他们家不远的市场,估计是被什么人给传了闲话,岳父岳母般家也没有通知我。恰恰是这一次我没尽职,在岳父家写卖房合同的时候,他的亲家由于和买房人发生了几句纠纷,暴死在他们家里。这事情也是后来燕和我办理正式离婚手续时说出来的。因为这事他们一家子都对我有了怨恨。


     还是说我和解的关系。卖瓷器挣不了多少钱,每天挣的钱还不够我和解吃饭。再说我也不能总和解在一起卖瓷器,我已经回单位上班了,我不能老拖着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我想给她一个养家糊口的安顿,然后各走各的路。所以我想到了可以帮她开一个烧饼店,我有这方面的技术,在我舅舅家还有一台我用过的烤箱。我出钱让她回盆窑租了房子,接着回了趟天津我舅舅家,取回了栲箱。张罗张罗烧饼店就成了。她的家也有了,搬到了租来的院里去住。


     那是一处有两个单间房屋的小院,一间做烧饼坊。一间住人。院落不是很宽,但很有纵深。屋里摆上家具,铺上床,窗台上摆上花盆,小院里充满了生机和温馨。解的脸色变的红润,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也挺有成就感的,认为自己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我们一同吃着新烤熟的烧饼,都有点热泪盈眶的激动。晚上我要走了,她拦住了我。我们终于有了肌肤之亲。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