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趟社会的女人 [4]  

2009-09-07 15:26:40|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记得我们在搞企业改革的时候有过一句话;扶上马,送一程。意思是要对新上来的同志要给予适当的帮助,不仅把他们扶上领导岗位,还要让他们走好走稳。其实我对解也是这么想的,给她创造一个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条件,教会她做烧饼的手艺,我就离开她,让她自己往前奔。可是谁知道我怎么就爱上了这个女人。

        社会上有一个永无终止的争论,男人和女人的关系究竟是爱还是性?在所谓的爱情世界里面,到底爱占多少成分?性占多少成分?如果没有性一个男人会不会爱上一个女人?反过来,如果没有爱一个女人会不会和一个男人有性的接触?如果说爱和性必须是统一的,那么怎么解释我和我妻子的关系?我从没有觉得她漂亮,却和她结了婚。有了孩子。而我认为最美的女人,却始终不敢对她有任何的非分念头,直到听说她和别人结了婚。现在我和解发生了那种关系,我不知道是爱她这个人还是爱上了她的性格,爱情悄悄地来。只是我还不敢承认,我还有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

        严格的说,解长的并不是很漂亮,脸盘,眉眼呀都不如小邢漂亮,但是她的身材比较好,苗条,匀称,上身和下身的比例也比较符合黄金切割线的划分,更难得的是她虽然没念过多少书,却很有一种气质在身上,让你觉得她是一个很有品位的女人。经过了几个月我并不是很丰盛的喂养,她现在已经变的丰韵多了,清秀的脸上终于有了淡淡的光泽。更让人吃惊的是她的床上工夫相当的纯熟,身体也特别的好用,我和我妻子结婚二十年,竟没有一次象和她做的时候那么舒服,那么滋润。这就使我想起她曾经经历的男人,隐隐地有一点卑鄙的恶心。我又问起了她的男人。

        解显的十分平静,诉说起自己的往事就象是说的别人。她告诉我,她第一个男人现在监狱里服刑。因为他劈了她之后就傻了,见到那鲜淋淋的血他抱住了她,紧张地告诉她,我把你妈劈了。解当时头上也鲜血淋淋,但头脑还清醒,就说;那你还不去公安局叫人?!于是犯了傻的男人直接去了公安局。有了这一条他没有被判死刑,解很后悔自己竟无意中帮助了这个杀害了自己母亲,且举着斧头追砍了自己的罪犯。

        你们的孩子呢?我问。

        孩子是可怜的。他当时跺在了桌子下面。他恨他爹,所以我给他改了姓。和我姓解了。

         他将来会不会认他的亲爹?我不会让他认。是我把他抚养大的。那他也是他的儿子,他出了狱没有人管,肯定要来找他的儿子,从法律上来讲,孩子有供养老人的义务和责任,这和他尽没尽到对孩子的抚养义务没有关系。因为他是他的亲父亲。

        解说, 他一出狱我就去杀了他。

        这是我现在最不爱听的一句话。

        解有了家,就把她的儿子从她爹那接了过来。孩子长的不难看,脸很白净。话不多。看见我有些害怕的样子。悄悄地站在他母亲的身后,偷看着我。

       ‘叫叔叔。’

        ‘ 叔叔’。

         我应了一声。其实我比他爹岁数大。他应该喊我大爷或大伯才对。我不讨厌这个孩子。甚至想过怎样做他的父亲。

          可是烧饼铺的生意没开起来。无论我怎么教解都学不会咋打硷,咋掺面,而且学的漫不经心。我要上班的,不能总替她做烧饼呀,为了她我宁可放弃了坐办公室当白领人的机会选择了给单位看大门,上夜班。帮助她。她却失去了进取心,去找小邢串闲门,聊闲天。我对她有了意见。加上那儿的电压不稳,烤箱温度也不好掌握,打出的烧饼质量不好,销售大受影响。把我的计划破坏了。一个多月烧饼铺停了,我有些失望了,进的白糖,面粉,麻油,全成我们和她爹家的消费品。而这个时候她从小邢那得到的精神竟是;现在这个社会是笑贫不小娼了。小邢由于无法忍受丈夫的胡做非为,去歌厅当了小姐。解很有些羡慕那来钱简单快速的致富。这让我非常担心。我知道歌厅里的小姐是怎么一回事,走上那条路的女人都会变成不知羞耻的女人。都难逃脱被人玩耍被人抛弃的命运。我想我应该阻止她变成那样的女人。

         我决定留在她身边,我们同居了。我给她讲歌厅女人的不幸,讲我知道的坏男人。讲那部世界名著《茶花女》的故事。解很有天分,她懂的比我想象的要多,写的信也很有水平。那是她第一次用信的形式和交流。她说她愿意听我的。和我结婚。形成那种法律承认的婚姻。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答应了她。只是需要等我和我的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我告诉她;我和我妻子早就分手了,没有办离婚手续是为了照顾我女儿,她当时面临着考大学。我们不想在那个时候让孩子有过多的压力。

         不久解就想出了另一个挣钱的路子,摊煎饼买煎饼,于是我给她找材料做了个煎饼锅,她父亲给三轮车上做了个木头框,按了玻璃,一个崭新的煎饼车就出来了。我们又买了小米抹面,花椒料粉,开始这个项目解干的有劲,学习摊煎饼的手艺也挺认真,家里一天吃她摊的废品煎饼,但这是希望啊,她很快就可以出摊了。拉着三轮进城去卖。早上出去,中午回来。既不耽误照顾孩子上学吃饭,下午还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

           做什么事情呢?就是帮助我盖小房,垒兔窝。有时候你真不知道力量和信心是从那里来的,有了稳定的工作,稳定的住宿,有了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一个人的潜能大的令人难以相信。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那一年我们从一块一块的拣砖头,一趟一趟的从十几里以外的地方登三轮拉木头,硬是在小院里盖起了间新房,垒起了一排三层的兔舍。从买了一公俩母的小兔养活,到发展成有上百只的兔子,究竟那来的精神。我使坏了一辆新的三轮车。这样干了一年多,那也成了我们最快乐的日子。辛苦但是温馨。

          2002年的三月份,我的妻子从北京回来了。她要和我办离婚手续。采取的方式是让我们的女儿在中间做说客。劝我和她协议离婚,而不要弄到法院去。想当初妻子对我的背叛,给我的一次次屈辱,我是怀恨在心的,只是面对着女儿上学需要钱而我又拿不出那么多钱的残酷现实,我忍了又忍。按照燕设计的圈套一步步走上了绝路,最后要自杀。现在她和那个野男人滋润完了,要和我协议离婚了,我是想抓住这个机会整整她的,让她彻底的丢丢人。我有这个能力,法院民事庭庭长就是我的铁哥们。这个燕也十分清楚。她认识我的所有朋友。可是我现在听了女儿的恳求,还有我也有了别的女人,心理上似乎找到些平衡,加上解一个劲的劝说,要我把眼光放宽点,把财产抓紧点,我没有和燕发生过多的纠缠,把她给放了。燕似乎也很会来事,她说,和我离婚是因为她的父母家人都原谅不了我在她父母搬家时没去,导致亲家的死。所以全家人都对我有怨恨等等。并没有提我们之间的感情伤害。最后还给我买了身衣服,一家三口吃了顿最后的晚餐。

          解看过我拿回来的离婚协议。脸色不好看了。你把楼房给了你家孩子我和你过什么?她第二天托她爹另租了房,搬出了小院。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院是租来的。我把他乡当故乡了。所以的努力是建立在沙探上的,成果不属于我。

        解和我分开了,她不在卖煎饼。天天找小邢去混。我象是丢了魂,睡不好,吃不香。有时候也想一甩手走人,但是思念象把剪子割着我的心。让我坐立不稳,下了夜班要带着狗去她新祖的房子前看一看。有一天见她很晚了没回来,就进去了。她儿子自己在家,睡下了,地上放着一只锅,那里面有半碗凉粥。我问她儿子;你妈呢?她儿子说;上班去了。我又问;在哪上班?她儿子说;我不清楚。我看了看手机都11点多了,她还没回来,去哪去了呢?就在这时,房门一响,她回来了。

         你在这?她笑着说。我问;你在哪上班?她说;按摩店。我听了心里一震,知道那是有色工作。你就干这个?她又笑了笑;自己挣钱自己花,在那不是伺候人。说着就去盛饭,把那碗凉粥喝了下去。我想哭。我说我错了,你应该跟着我,我不让你伺候别人。她搂住了我。

         重新开始吧,解又想了个卖菜的路子。我认为可行,因为我们住的这个地方正是城乡结合部位。位于宣化古城的北门外一点,往北一走就进了盆窑村,有菜农种的菜可以收购。往南一走,进了北门口就有个马路市场,可以摆摊卖菜。如果为了品种丰富,多赚些钱,我们还可以登上三轮去城里的蔬菜批发大市场进菜,拉回来卖。商量下来就干,解第二天就出摊卖菜了,她算的上一个精干的人。我呢,有空就帮助她去批发市场进菜。这时候我们单位开始改制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