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趟社会的女人 [5]  

2009-09-08 13:21:12|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我们这的国有企业改革从1987年就开始了。商业大厦就是在改革的大潮中突起的一颗新星。从自筹500万资金盖起6000平米的营业大楼,到1992年成立集团公司,经过连续5年的滚动发展,商业大厦挤入了全国百强零售企业,河北省零售企业十强。年销售超亿元,固定资产4000万元。企业在有关政府部门的指导下,陆续进行了放开经营,放开用工,放开价格,放开经营管理[四放开],以及各商场承包经营,干部考核聘用,职工能进能出,工资上不封顶,下不保底等等一系列的改革。这些改革措施的落实推动了企业的经营发展,效益提升。但是也带来严重的副作用。一切向钱看,抓住机会就捞,对企业没有责任,没有感情,那有利往那走,等等,等等,导致了企业内部凝聚力的消失,拜金主义以及贪污腐败之风的盛行。经过了短短的10年,2002年企业已经是银行债务4000万元无力偿还,职工工资难以发放的困境。而某些能人则早以借桥登船,外面开起了自己的经营。一个崛起的商业新星就如此坠毁了。企业不得不进行破产改造。而这个时候对于一直坚定为企业奉献,以企业为家的职工们,看到了自己最危险的时刻,他们冒着被开除被打击的炮火前进,把一腔怨恨狠狠地发向了现任的企业老总,连名告状,揭发问题。而在有权不用过期做费的大的思想背景下,那个干部能说自己干干净净?于是老总被检察院带走了。新的指派领导来了。可这和职工有什么用?从国有企业的主人公一下子变成民营企业的打工崽。国家年年报导晋升工资的政策,可他们的工资似乎不在中央的管辖范围,分享不到国家改革的成果,沦陷到社会低保的水平,他们能是一种什么心情?

    新来的企业领导要我回办公室。他说我看大门是人才的浪费。其实我知道他是想对我加以利用。利用我会写材料,利用我在职工中小小的威望。我不想去,因为我的兔场已经见了效益。我愿意看大门上夜班。这样我可以白天管理我的兔场。但是新领导特执着,他托出我佩服的老领导劝我,让我提条件,给我许愿。也怨咱自己总是把公家和仗义摆在头里。答应了他们,回了办公室工作。我清楚的记得,新领导庄总布置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写一个活动材料;讲道德,讲团结,讲诚信。后来我看他就最不讲道德,最不讲团结,最不讲诚信。他对我的承诺都没有落实,甚至从开始就是一个欺骗。我和他讲了,我有一个新女人,负担挺重,她又没有工作,自己卖菜。我得帮助进进菜,替替手什么的。这位长的象个黑社会老大的庄总,一拍胸脯;给她找个工作就行了嘛。这好办。我回去后和解说了,解很高兴。她以为她的好日子来了,坚持要请一请庄总。在盆窑村她的那间小土房里,我们请庄总以及随行人员吃了涮羊肉,花掉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庄老板当着解的面夸下海口,等一等。等企业改完制就可以安排了。这话有理啊,该制后他当了总经理安排个人还不是名正言顺的事情。解高兴的睡不得觉,半夜跑到我的兔场,告诉我;干临时工也行。她没心思卖菜了,恢复了卖煎饼,到我们单位门口卖煎饼,幻想着自己成为里面的新员工。对我继续办兔场也不支持了。


    我回到办公室工作以后,是企业改制的最忙的时期,工作量大不说,还要加班开会,接待职工的意见上访等等。由于我没时间照顾,兔场兔子饥一顿饱一顿,开始大批的死亡。


    半年的时间,企业改制完了。一个以庄总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出来了。可是我并不是班子成员,这不怪庄总,他给过我机会,让我出五万元入股,只有成为自然人股东才能进入懂事会,才可以任职。可惜我没有钱,没有钱当然就不懂事。穷人你只配打工,我的最大希望是能让解也进来打工。因为庄总没有落实他给我长到八百元工资的承诺,解又没有工作,我们的经济陷入了难以为续的困境。解也由最初的幸福等待变成了焦躁的询问,对我的失望。我们的关系再次亮起了红灯。


     亮起红灯的最直接原因是解的儿子要考初中。解不想让她儿子继续在那个可以减免部分学费的农村学校念书了,要转入城里的学校学习,以便于儿子提高学习水平,将来考上高中,上大学。可这需要钱,转学的择校费。可我们连正常吃饭都困难了,那来的钱办理这件事情?我紧急拜访了我的一些朋友,但他们都无可奈何的表示转学需要择校费。包括一个我在青年文学协会认识的,现在刚提拔成教育局长的朱志钢,也说;只是可以少收一点,还需要等他去说说情。毕竟他刚刚上来就走后门不大方便。可是解不愿意等了,她背着我自己跑了几个学校,最后选择了七中,把择校费都交了。3000元正。当然钱是借的。借的高利贷。还款期限是七天。我只好和朋友抓钱补了这个窟窿。而解似乎意犹为尽,开始给她儿子改户口上的姓名。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孩子的户口还写的是他亲生父亲的姓。可改姓需要取得他那个在大狱服刑的父亲同意才可以办理,解又准备去监狱见她的第一个男人。


     当然最后解没有去成,这不是我的阻拦劝说发挥的作用,是她家里又来了个人,她那个第三任男人。赤城的那个人。因为我们那时候基本上是分居,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等她的儿子把我从兔场旧院找上去的时候,解的父亲已经和那个男人动起手来了。解悄悄地对我说;他又来找后帐了,当初他借给我钱替我还了讨吃鬼男人欠下的帐,我和他结了婚。我们离婚时他也没提,现在到说我还欠他的钱,要我还。这是一种什么关系呀。乱哄哄的。我听了就头晕恶心。原来当初解是以身还债,现在债主又找上了门。我都嫌陪着他们丢人。


    我拍了拍那债主的肩膀;那有你这么要帐的?后悔了?当初你别放她呀就是嫖客也是出了门没有再返回来要钱的呀。


    你是什么人?那人登着我问。大概是听我说的话是普通话,一下就松开了抓着解父亲的手。我还是真不好说我和解是什么关系。那时候我们分居了,闹着要分手的矛盾,往最好了说也就是个普通朋友。我不能回答他问题。只能用手一指敞开的屋门;你给我滚!


    那男的就往外走了,嘴里却冲我和解嘟囔着;当时法院判的就不公,我们---我和我爹。。。。。。


    解好象有我站在身边也声音大了;判的不公你签了字没有?签了字就等于承认。现在想反帐了,没门。


    那男人滚了。他还带着一个人呢,我进来时看见他在墙根蹲着。还拿了根绳子。估计是想捆人。现在也灰溜溜的跟着滚了。真也称的起叫男人!


     不过我也很悲哀。我从那男人的脸上看出来了,他是委屈的。他有极深的怨恨。解的微笑也让我看出了她短暂的快乐。她是法院里有人,窝屈了那个曾经是她第三个丈夫的男人。这就使我想起了她经常提到的法院老田。我和解刚认识的时侯老田还去过我们的茶座。解还给我介绍过老田是县法院的人。他们似乎现在还保持着某种关系。特别是后来,解接到一个电话肯定就找个理由出去。一去最少半天。在这些混帐的男人眼里,我会不会是个和他们一样的人?


     发生了这次事件,我和解的关似乎缓和了许多。她也不再提给孩子改姓的事情。但是我们依然缺钱。我不多的工资要交两处房租要维持三口人生活,确实吃紧。于是我想到开个中介,让解去中介顶着,她有了工作了,我的压力可能就轻一些。我把我那个奋斗了好几年的兔场关了,房子退了。找了处同事家楼下的小房把中介开了起来。刚开始解认为挣不了钱不来,是我父亲替我看着,我父亲还雇了个中年女人帮忙。后来解看中了中介业务,她来了,我父亲和那女人都不用了。但是我没有想到这成了解的又一个重要人生转折点。最终我把她培养成了,她也离开了我。这时候已经到了2003年。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