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学时伙伴‘四大自由’感慨谈  

2010-11-17 23:51:50|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学到初中我有三个好伙伴,一个曹继承,一个刘福同,一个王富。我们几个小学时时是同班生,进入中学却被分开了,宣化三中我们那一届有八个班,从六十一班到六十八班,我进了六十三班,刘福同进了六十二班,王富是六十五班,曹继承分到了六十八班。但是都在一个楼层。穷三中,破大楼,天花板砸破头。当时有这么一顺口溜说的就是我们学校。不过当时教室是楼房确实是我们的骄傲和象征。在全区六七个中学中条件还是中上等。那时候正是20世纪70年代,刚刚恢复复课闹革命,一年中要学军,学农,学工,让部队的同志领着去拉练,到洋河南暖店湾学校的农场劳动,放假时到宣化瓷厂向工人师傅学习,真正上课时间不多还天天早上有一节《天天读》课,学习毛主席著作,背诵老三篇或搞大批判活动。我们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反对四人帮的觉悟,就是因为学校离家远又没有自行车,再加上一点自由散漫,天天迟到。哥四个上了楼你听着吧,先是曹继承的皮鞋声一停,门开了,接着咣一声进去把门关上了。接着是王富,他穿的塑料底鞋除了上楼是拍拍响到了平地没什么声音,可他们教室的门有毛病,一开要支扭一声,关上也支扭一声。第三个就轮到我进教室了,虽然我尽量不弄出任何声音可坏就坏在我们班那伙女生,她们总会用一声夸张的惊叫迎接我的到来,我也只好学着某些领导的做派举举手表示对她们的尊敬。我这手还没撂下呢刘福同进了他们班了,咣--又是一声。如果偶尔有这么一次兴许没人主意,我们几乎天天迟到,这个细小的几声响动就被全楼人注意到了。人们一听到第一声就等着第二声,仿佛这可以调节他们糟杂的神经,带来某种兴奋和激动。更有好事者把它告诉了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又告诉了学校最高领导党支部书记尹书记。尹书记是炮院的家属,有极强的路线斗争觉悟,在全校师生大会上通报了我们的姓名。并形象地把我们比喻为‘四大自由’,基本上把我们划入了刘邓的阵营。受批判是免不了的了。幸亏我们都还是学生没被打成反革命。

有了这个深刻教训我们不敢迟到再去学校了,直接去了宣化区图书馆,借本书看半天回家也等于上学了。我看的许多书都是那时候看的,《长城烟尘》《破晓记》《三条石》《烈火金刚》《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等等。别以为看这些书没什么,那时候想看这些书那得有门路,图书馆的老头是我家邻居阿姨的父亲,有了这层关系我们才能借到这些书的。徜徉在书海里真幸福啊,那是我们一生最幸福的岁月,最灿烂的光阴。直到下乡仍怀念无穷。后来就不行了,曹继承最先死了父母,成了孤儿,因祸得福参加了工作,宣钢焦化厂电工。并最后学会了无线电技术,成了我们几个混的最好的一个。去北京打工一月六千多元的挣。刘福同最惨,下乡几年抽到张家口房产,娶个老婆不正经,把他气的得了大病,化光了家里全部积蓄,在厕所里自尽了。我和王富经历了大致相同的历程,下乡,拼命找工作。后来我进了饮食公司,他进了蔬菜公司,我跟着企业变动而变动,从饮食到百货,做奉献,搞改革,最后36年工龄开800元,饿不死将活着。王富是先自己下海卖肉,后下岗失业,现在做临时工。仍住三十年前的小平房。谁能想到曾经叱诧风云的四大自由会是这个下场?真不如还当毛主席的红小兵。没了这些活着的艰辛与压抑。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