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赖人杨二 [描写类]  

2010-06-13 17:2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坏人和赖人是有区别的。坏人起码要有胆,要敢做敢为,恩怨分明,虽也有心狠手辣的一面,却讲个有来有往,有里有面。象那个持枪闯进法院的湖南金融保安,打死三名法官,自己饮弹自尽。也算的上是条汉子。赖人就不一样了,赖人是欺软怕硬,贼心鼠胆,见到软弱之人就想欺负,装装老大。碰上厉害的主就装孙子,当汉奸。极端的赖人一般都还具有丧失人性,阴险狡诈,不择手段,犹如狂犬,逮谁咬谁,却又总是选择弱者做为自己的发泄对象,滥杀无辜,祸害邻居等等特点,挑衅最基本的社会道德观念,毫无是非因果的制造事端。报刊上曾经报道的几例校园凶杀案的主角就属于这一类赖人,实在是格外的可恨,可怕,危险,凶残。我最近就遇到了这么一个赖人,赖名叫杨二。

       说是遇到了,其实杨二就和我住一个居民院。我们这个院就两栋楼,我住的是头一栋楼,临街。有一个小院。从南面的马路进来,照直走就是厂子的大门。往西一拐,通过一个铁栏扎门就进了我们居民院。南面背阴的是四个单元楼口,南面是一排自行车棚。非常的紧凑,美观。杨二住的楼在我们这栋楼的后面,比我们住的楼晚盖了五年。虽然这新楼楼前有十几米的进深空地,东面却因紧靠厂子的院墙,没有通街的道路。就在我们这个院进了院有三四米的地方扒了几米自行车棚,向北开了条路,做为新楼房居民的通行之路,形成了院跨院的布局。如果说事情发生在今天,住我们这栋楼的居民肯定是有意见的,他们住楼凭什么走我们的院?可是那时候还是房改以前的事情,房子是单位分的,自然单位就有变更院落布局的权利。再说了,都是一个单位职工,你住楼了不能不让别人也改善改善居住条件,走就走吧,大伙走一个院了,人气旺,来往也更方便。

        我和杨二以前是不认识的。我是商业局调整干部住房住进这个院的,商业局的干部住房只占了整栋楼的一个单元,只是每户的居住面积比别的单元略大一点。其余的住户都是人家燃料公司的干部员工。我和人家也没有什么工作人情各方面的牵连,大家见了面点点头就过去了,一晃过了好几年。到了2009年,我娶了后老伴,考虑到后老伴没有工作,身上还有负担这个情况,我就在厂区大门和我们居民院大门这么个三角地段摆了个两米大的售货车,车是用人焊的,带顶。红白相间。保温板,三面亮的玻璃窗,有一扇门。人坐在里面虽然没有多大活动空间,但可以遮风挡雨,卖点油盐酱醋,啤酒饮料之类的杂货,也不用天天收摊摆放了。方便居民邻里,也算给老伴找了个工作,挣点辛苦钱。有了这个售货的摊店,我和这个居民院的居民邻里也有了更深刻的接触,大家除了来我这里买东西还把我这个小摊店当成了溜街上楼的中转站,寄存个家门钥匙,在我这落脚歇歇,都是常事。我觉得我们这个院的大人小孩都很和善。特有爱心。有一只三条腿的流浪狗来了我们院都得到庇护和安全,我养的一只猫也如同是全院人的宠物,孩子们放学了要抱一抱,谁家吃了鱼或骨头肯定给我家猫送来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院里还会出赖人,说说他我都觉得是给我们院人丢脸。

        赖人不是长赖,他需要机会。需要有发赖的条件。这不是前几天城管的人找了我嘛,说我这个售货车虽然离马路边远,也不影响交通安全,但是从大街上能看见,领导觉得影响城市的三年大变样,要求必须拆迁。我说我就在这住呀,你让我往那迁?真的推到外国去有没有人说我是不爱祖国呀?城管的哥们说,大哥你就配合一下我们工作吧,我们也是没办法,干这份工作也是为了给家里吃口饭。再说了,您这个店不就是服务院里的居民吗,放进栅栏门里面也不会影响您的生意的,领导看不见了,我们也决不找您的麻烦。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能提别的了,就说,你们帮助我把车搬到院里吧。就这样下午来了二十几个小伙子,帮助我把棚子车移到了院里面。这个赖人杨二,他可是只看见有城管人把我的车移进来了,不知道城管哥们的善良,他要落井下石,表现表现,那天,他开车路过我的店门口就停下来了,装出一副物业代表的样子,冲我招了招手,喂,我说你过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情。我当时正在打扫门口卫生,听他喊我也不知识什么事情就往前站了站,问,什么事呀?杨二指划着说;我告诉你啊,你这个棚子得往后再靠点,不然我这个车进出不方便。他一说这话我知道他是想找事了,因为我这个棚子车离通道有三米多远,早留出了院里车辆进出的通道,这倒进来好几天了,院里车辆进进出出没一个人说影响通行的,怎么就影响你了呢?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对他说;这个棚子车是十来个城管队员给我推到这的,不取出里面的货我一个人可推不动。杨二说;城管不让你在外面摆因为你是违章建筑,在这院里你还是违章建筑呀,谁让你摆在这儿的?就算是城管的让你在这也不能算呀。这得我们院里人说了算。。。。。我一听他自己把自己按高了,当上院里的领导了,就问他;你以为我是那的呢?以为我是外来的?我告诉你吧,我也是这个院的住户,而且是分配来的住户,我也是这个院里的一个业主。说完我端起簸器倒垃圾去了。懒的理他这种人。谁想到等我倒了垃圾回来他还在我的店前站着,摆起了自己的老资格,你不认识我吧,我当过好几年燃料公司经理,你说你是这个院的我怎么不认识你?我说;我也不认识你呀。因为我知道燃料公司几任经理是谁,还没听说过有他。这时候和我住一个单元的退休刘书记的老伴正好路过我的店,我就指着老太太说,你问问这个大娘我是不是住这个院。老太太一看这阵势也明白了,她给我做证的说;人家高就住这着,商业局分的房子。人家是大厦的。按说到这识趣的该走了,杨二就是杨二,他装大的说;哦,大厦的,你们王经理,宋经理我都认识,他们都得给我几份面子,你问问去我姓杨的也当过经理,也当过汽车队长,谁不知道我杨二。。。。。

        啊,呸!我心里想吐他。你提这俩人给你面子就不给我面子了?是你和他们关系近还是我和他们关系近?退一步说,你把他们抬出来以为我就怕了?他们跟我就是个同事关系,我一不欠他们情,二不欠他们的钱,他们就是向着你又能管得了我挪店不挪店!纯粹一副仗势欺人的丑陋嘴脸。我扭身进了店不去理他。他也开车进去了。老太太悄悄告诉我;这个人可赖着呢。燃料公司人都知道,没人敢惹他。哦,我谢过了邻居老太太,请她不用为我担心。不就是公司里一个赖货吗,我业余开了几年茶座,什么混混青皮没见过,他想跟我耍赖还差了点,我一个电话就能叫来几个比他还‘赖’的,陪他好好玩玩。虽然依照我的觉悟和年龄我已经不想做这种无价值的争斗,我只是觉得他有点可笑可怜。

        过了有一个多小时吧,杨二开车要出去了,他再一次到我的店前停了车,指着我的电动自行车说,你的车不能停这,差一点让我撞上,还有你放那那个柜台挪一挪。我说,你不是车队队长吗?当初怎么考的本子?这么宽的路你出不去?人家都能在院里转圈,你是出不了大门,我还想说,你是经理不也是个副经吗,才当了几天,还退下来了,有什么可吹的?人家这院里现在还有在政府机关当部长的,有开着大公司当老板的,车比你的好,职权比你大,人家也没说开着车出不了院,你的驾驶本是偷来的还是拣的?可他没容我说就主动又提起了他的职位,曾经的职位。刚才你也知道了我当过经理,当过汽车队长,不是看着别人的面子我真能找几个老头把你撵出院。。。。我的火瓮瓮的冒啊,我瞧了瞧院角的那一摞砖。想拍他一板砖,把他拍在这儿。你他妈要能开到我电动自行车那汽车还不上了墙?分明是和我挑衅呀,不打你老小子一顿你真不认识你大爷我闯过什么市面。我两步就窜到了他的跟前,抬手之际却又忍住了,我故做抬举的对他说;你是经理你就发挥一下自己的能力吧,找找人把这个铁栏扎门和院墙都拆了,你进出不就方便了。要不你去找找城管让他们按你的意思摆放我的店。找城管?杨二一惊,找城管需要掏钱呢?你掏?我说你不是经理吗,还需要掏钱?经理怎么了?经理是可以少掏点,但不能不掏钱。我说,如果掏钱我不是经理也能办。我这个车移进院来我就没掏一分钱,我请他们抽烟他们没抽我的一根烟卷。。。。。

        你,你,你,,,,,杨二被我说的不会说话了。没等我拿砖拍他,钻进轿车跑了。他老婆才和我说;你就把柜台挪一下吧,反正你怎么放都是放。这个烫了发的胖女人前两天刚刚求我在店里给他存过东西。怎么就不懂得劝劝自己无知的老汉?她家不就住在这新楼房最西边的那个单元。不过那摞砖我得留着,那天还有赖人找到门上就是欺负我,狠狠拍他一砖也许就是唯一的真理。不管你想不想干。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