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公社广播站与公社交换台 [下乡知青系列之]  

2011-11-10 09:37:54|  分类: 我的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人们看的是电视,玩的是手机,我下乡那时候电视是高档消费品,只有大的企业单位才有,我们爬窗户看过宣钢工程处的一个电视,在木头箱里放着,只能看见屏幕。一般人是看不上电视节目的,只能听广播。手机更没有。电话还是摇把的那种,挂着两节干电池,你拿起话筒,用手摇动摇把,信号就发过去了,接线员先问你要哪?你说我要那那那,她就给你接通了。你开始和朋友通话。觉得很奇妙。我们做为知识青年下乡到了河北蔚县常宁公社,有机会接触到了广播站和交换台。说我们下乡到了常宁还不准确,我们插队落户的村子是东店。东店离常宁镇有二三里地。公社办公的地方在镇外一个大院里,十几排平房。院子紧挨着去镇里的一条乡土公路,那公路还通往小五台山林场。我们进镇里去买东西或是去小五台山玩都路过公社大院。

公社广播站与公社交换台是里外屋,广播站占里间交换台占外间,过去这两个部门都是闲人免进的机要部门[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我们能够进去一是得利与认识广播员。公社广播员陈根玲就是我们村的,。家住我们知青点前院。我们小组的刘建康和陈根玲属惯。二是我们的知青身份,似乎有点小特权。公社广播站负责着全公社十几个大队[村]的广播宣传。地上铺着塑料地板。有一张床,是小陈睡觉的。有一个桌子做广播台,上面摆着麦克风,扩大器,留声机等物件,地下还蹲着俩一米高的二次放大机,整个屋里不开窗户,充满了淡淡的女人味和电器的神秘。那时候公社广播站早五点半就开始播音,晚十一点才结束,广播员就住在广播室也属正常。外屋就相对明亮了,空气流通。交换台象一台揭开盖的钢琴,上面有几排对应的插孔,插孔上都标注着那那的名字。下面有十来条带插头的接线。交换机的旁边也是张床,一个胖呼呼的姑娘戴着一耳机坐在那值班。刘建康去了爱找陈根玲呆着,俩人低低谷谷说话。似乎不愿让我听见。我还不想听呢,我和话务员逗着玩。话务员姓魏,叫魏春梅。公社老魏的女儿。当时有二十上下吧,和我们同般大小,待人和善。她很爱笑,常学我说话,说我说的话标准,和电台播音员一般。一笑就露出白白的牙齿,很好看。时间长了,关系熟了,我就要求替她一会儿,我觉得给人接线挺好玩。魏就手把手教我如何接线,一是看,看那个插孔的翻版掉下来了,掉下来就是那有呼叫。二是问,你拿起台上的一颗线接上,这时你就和呼叫方接通了,你问他要哪儿?他说要那,你就用另一颗线接到对应的插孔上,同时按一下电扭开关,这样他们双方就通了。你告诉他们说话吧,他们就说话去了。三是撤线,觉得他们通话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搬开关听听,通知他们挂了。如果他们主动挂了交换台上也有显示,直接把两颗线拔了就行了。当然如果遇到外来长途电话就会优先接外面的,把近处的先拔了。如果有里面往外打长途就更麻烦了,要登记要电话的是谁,问清楚了再往外要,线接到县交换台,由县交换台再转。过去打长途电话费时间就是因为需要层层人工接转。道理就在这里。和话雾员熟悉了,打电话就方便了,我回到大队,拿起电话摇了摇,就传来小魏甜美的声音;要哪里?请讲。我楞了半天,想想也没有可打给的人,只好说,我下午去你那好吗?匆忙把线挂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