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张北 康保 印记  

2011-02-27 14:06:24|  分类: 与你交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生长在宣化的人,张家口的许多地方我都去过,包括阳原,蔚县,涿鹿,怀来,赤城,怀安,但是我没有去过坝上的几个县,只是听别人说过那里的天气很冷,人很少。感觉那里很荒凉。离我也很遥远。

第一次张北是2007年,为了给我身患癌症的父亲淘换治癌的偏方,我去过一趟张北的三号村,时间是冬天。赶上了刚下完雪。一路十分艰险。交通车司机的手机号是我三姑提供给我的,司乘员都知道我是给我父亲去买药的,所以对我也十分关照。我们从宣化到张家口再直奔崇礼,不大宽的柏油路面上只有两条车辆碾压出的黑色路面,其余的地方都是厚厚的冰雪。汽车需要走很长时间才能见到一个村落,而那村落也很破旧,很零散。矮矮的几间平房散落空旷的原野上,有一种原始的田园感觉,凄美,栝淡。可惜我那时候的心情不好,没心思欣赏这冬日的雪景,只盼着早一点到达目的地,完成了我买药的心愿。在寒冷的交通车上颠簸了一天,几乎是穿越了整个崇礼,天黑时车在一个大一点的集镇停了下来,老年男子告诉我这就是张北三号村,行车路线的终点。他让我先去一家小饭馆吃饭,同时把行李寄存在这里,他告诉我夜里也需要住在这家饭馆。然后他安排车辆再送我上山,去那个有药卖给我的村落。我匆匆吃了点饭,再次搭上班车往山里走去,漆黑的山谷里见不到一点灯火,只有汽车大灯射出的两道光线照射着坎坷凹凸的路面。黑黑的天空,繁星点点,地面上风刮着残雪,漫坡的飞舞,那就成了我对张北的第一印记。一个黑白构成的图片。

第二次我去的是康保。时间是2010年7月,和我同去的还有我的后老伴。我们是去给她办理迁户手续。当然心情也和明媚的夏天一样,透彻喜悦。这一次我们先乘公交车到了张家口市里,从市西沙河车站乘车去康保。七月的天气是酷热的。老伴只穿了一件她喜爱的衬衫。我由于有上次上坝的经验,坚持在衬衫外加穿一件西服外套。可是一上了班车马上就穿不住了,不得不脱下来装进挎包里面。还是出了一身的热汗。班车从市里开出来,过大境门一直往北上了宽阔的马路,速度很快,不久就开始上坝。我不知道司机出于什么考虑他没走高速路,走的盘山公路。汽车一圈一圈的在盘山公路上绕圈,高度一点一点的上升,可以看见被甩在身后的路面,可以看见插在高坡上的路标,感觉是天高路远。不经意间车内的温度降下来了,身上汗也落了,坝上风清气爽的气候让我有了全新的体验。还有一个让我感到新奇的是公路和公路的两边,公路很宽很平坦,几十公里没有一个坑洼,黑色柏油路上划着清晰的行车线。这在我们宣化城里也很少见。公路两边让我感到惊奇的是电线线路,高大的铁塔架着长长的输电线路,蔚为壮观。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已经把现代化的触角延伸进了坝上,延伸进了农村,一个欣欣向荣的新蓝图摆在了这片荒古的高原面前。张北县城的建设就很有气魄,马路很宽很宽,一栋栋崭新的高楼矗立起来,颠覆了我对农村县城旧有的印象,似乎到了一个在建的大城市里面。康保县城的门脸也很宏大,仿佛是一个北部王国,三叉口上的大牌匾,宽阔平坦的迎宾路,感觉象进入了一个小国的国都。只是再往里走看见了一些旧建筑,成片成片的平房,有些年代的电影院,才把我从幻想的皇都里拉出来。我的老伴也有好多年没回自己的家乡了,除了高兴的笑容就是一脸的惊叹。连连说着,我们这变化真大啊。这次回来我要在我姐姐家多呆几天。

我老伴的姐姐家在西井,离县城还有几十里远。我们是来办理迁户手续的,下了车就直奔县城里的城关派出所,由于人家两点半才上班,我和老伴就沿街去转了转,看到有的地方还正在拆迁,新拓宽的马路比以前的要宽了几倍。新建的大楼已经不少了,多是五六层的建筑,和宣化的没什么区别。逛了会儿街,我们就逛到了一个卖调料的杂货摊前,这就是我老伴的大嫂。经过一番寒暄,我们知道大哥还在县政府给看大门,大嫂还是摆摊买调料,也就没有去他家,捎带在饭馆里吃了饭,答应回来再去他家看看。回到城关派出所,公安的同志已经上班了,老同志很热情,没用几分钟就给我们开好了证明。还告诉我们不用再跑了,现在有网络连线,我们的资料公安局可以可以通过网上传送调访,现在已经传到了宣化。哈哈,现代化的办公手段就是方便。谢过老同志出来我问老伴去哪?老伴说要回她以前的住家看看,于是我们打车去了赵家营。赵家营离康保县城十几里地,座北朝南坐落在一个邱坡下面。村里有一个小小的公园,有亭台,有小桥,就是人工修建的小河里没有水了。略感遗憾。隔着小马路还有一处健身场所,有几架铁制的健身器材。还有一图书馆。我觉得惊奇,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是省扶植的文明示范村。果然不一般。但是放眼往村里望去却有点让人心凉,大部分房子都把窗户用砖砌死了,乡下的青年人都出去打工了,村落空着有一半。我们下了车,走到了老伴原来的住家,院墙倒了,院里长满了草,两间不大的房子屋顶露了天。几根树枝样的懔砣依然架在土墙上面,给人破落衰败的感觉。想想老伴以前就住在这样的屋子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是从炕沿边墙上残留的绘画,那也有曾经追逐的幸福。老伴曾经对我说过,她一个人曾经种过四十亩地,收的麦子堆满了房间。言语间很有自豪感。我曾经在蔚县下乡当知青,有过农村生活的体验。懂得农村生活的劳累。我要好好照顾好我的老伴,让她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赵家营有一个老伴的大伯子家。我们进去看了看。随后就乘车去老伴的姐姐家。先到了一个叫屯垦的地方,下车走着去西井,后来才知道那班车也路过西井,我们下车下的早了。可是在屯垦下车也对,我老伴坚持要在屯垦买些肉和菜带上,村里买肉吃菜还是不很方便。

我不知道屯垦这个地名的来历。但觉得一定和政府的拓荒移民有关。这里地广人稀,几十里一个村落。气候也比较冷,无霜期短。最暖和的日子就是七,八,九三个月。适合种植小麦,莜麦,土豆,胡麻。不是很高的丘陵上没有树,只长着很短的小草,政府禁牧,牛羊只能圈养在自家院子里面。猪却可以赶到村外的地埂边放。我和老伴刚一进村老远就看见有个人放猪了,走近一看是她三哥。我们就先去了她三哥家。街上路是泥泞的,院子很大,猪也大,象个牛犊一般。院子里有三间房,有猪圈,羊圈。停着台拖拉机。村里的人生活是富足的,绝对不愁吃穿。穿戴也不错。我们在她三哥家吃的晚饭,又去她四哥看了看,住的是她大姐家。呵呵,你真难想象她的父母,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竟养育了八个孩子,【我老伴行五】现在都过活的很好。这是不是对专家们人口观点的有力批判?!

在康保我只待了两天,康保留给我的印象是空旷辽阔,那一望无边的麦田;那一棵棵孤独地立在田野里的杨树,它们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朝东南方向倾斜,那是坝上的风使然。康保--不,包括张北以及整个坝上各区县,有着独特的自然景观,或开阔深远,或绿书青山,是一片还没有被开发没有被污染的地方。很好的建设这里,这里会是未来人们向往的家园。所谓很好的建设,不是要大干快上,学外地的城市建设,盖千篇一律的高楼,修多么宽阔的马路,我到是希望放慢这里的建设速度,起码在建设前仔细想一想如何建设出自己的风土特色,要适合这里的气候特点,比如为了防风,城市就不能学拆墙透绿,应该多有院墙,减小坝上风寒,比如根据地区气候较冷,房子的墙壁要比别的地方厚实,把家里设置的宽大一点,生产生活都能在屋里进行,不要让农民一冬天窝在家里没得干。看看那些即将拆掉的老房子吧,它的低矮厚实或许给我们一些启示,不仅仅是贫穷缺乏材料,也是为了很好的抵御风寒。还有那农民的地窖,把土豆放进去可以储藏一年,不坏不烂不生丫,可是市场上土豆价钱一年变几次,我们能不能多储藏点?这片高寒地区我们不要慢待了它,它也许就是我们未来的粮仓。绿色的田园。而不要变成高楼一片。如果说有楼的话也应该是厚实的二层别墅,加一块块绿色的菜园,麦田。远处是羊群的流动,白云淡淡。田园诗一样的生活,避暑,绿色,这才是最有价值的坝上草原。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