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梦断红颜 我的1990---2010  

2011-03-16 14:26:14|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我三十五岁。这个时候的我到了宣化商业大厦办公室工作,因前妻背着我做买卖扔了家庭所有积蓄而产生的动荡也已经平稳,我再次爬上了一个人生的制高点。

说这是我一个人生的制高点,主要是我从企业欣欣发展的势头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个人的发展空间。宣化商业大厦自1988年9月28号开业,到1990年底连续三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销售,利润两大指标连续翻番。由87年的750万元猛增到7000万元。利润达到了240万元。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还清了500万元的全部基建贷款。这在古城宣化是个奇迹,在张家口地区是个奇迹,在河北省也算是个商业奇迹。而商业大厦总经理刘文华更是踌躇满腹,他设计了一个新的企业发展规划,开始企业2期工程建设,紧挨着大厦新建营业楼盖一座八层营业楼,同时盖一个五层的仓库楼。将商业大厦的营业面积扩大到12000平米。成为张家口市的龙头老大。他还要收拾原宣化区百货公司的各个零售门市,组建宣化百货集团公司。开辟商业大厦在全区的连锁店。这就给我们企业员工带来了一个广阔的发展空间。我觉得我选择来商业大厦是来对了。确确实实我在家庭和亲戚朋友们面前也显得高大起来,显得聪明能干。因为我的工资奖金是比较高的,已经远远超越了燕。加上那时候家电商品紧俏,许多人想买彩电,冰箱,洗衣机等都找我帮助,不仅能保证给他买到还能优惠,我的一句话就值200---300元。当然这是由于我在企业行政办公室工作,我要参加对各个楼层的卫生服务检查,我要负责大厦厦务会的记录,我要负责商业大厦简报的编辑出版。领导和同事们都比较赏识我的才华,我有提升的机遇。具备了提升的威信和人缘。我领导者一支商业大厦最年轻的精华队伍---青年文学社。一个美好的全程铺在了我的面前。

如果我的父亲是一位领导干部,他会告诉我如何抓住机会谋求升官,如果我的母亲是一位有远见的老人,她会主动承担起照看我女儿的责任,支持我和我的前妻的工作,凝聚这个大家庭的力量,让我的弟弟妹妹都过的更好一点。但是这两位老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和远见,父亲一个去了北京,母亲则只顾自己,没有时间考虑孩子们的成长和发展。我们的女儿凡凡只能送到燕的父母那由我的岳父岳母照管。我的兄弟老二现在住进了我住过的小屋,有个对象却因为家里没人关注没有钱办事,面临着分手的危险。他去北京找过我父亲几次,我父亲支吾着要回来却始终没有回来,我知道我父亲不回来的原因,他没有给老二结婚办事的钱。短短几年的下海扑腾,他欠下了别人许多的债务,别人欠他的却由于没有借据赖着不还,他是去北京躲债去了。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和别人开着饭馆,大概也只能混自己一口饭吃。我的母亲没有工作,也没有经济来源,只能靠我父亲少的可怜的一点停薪留职费和我们几个孩子的接济维持生活。这让老二欲哭无泪,郁郁寡欢。做为一家的长子我有责任支撑起这个大家庭的运转。想办法把老二的问题先解决了。主要是把老二的婚事先办了,以后再想其他的调整和改善。

四月的一天,院落里的苹果树又冒出了尖尖的绿芽,我看了眼老二住着的小房,决定和燕谈一谈。我的前妻燕香云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很通情达理,她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点头答应了。愿意拿出一部分钱帮助老二解决困难。这让我感到欣慰。于是,我又和我妹妹旭芳进行商量,让她也出一部分钱,我们共同给老二把婚事办了。我妹妹和妹夫都在小水泥厂上班,妹夫陈富州还是厂里的劳动模范,和老二对象小君的母亲又认识,对老二的婚姻也很关注,自然响应了我的意见。这样我们就商定约个时间和小君的父母好好谈谈,如何把老二和小君的婚事办了。可惜的是小君母亲到我家时我还没有下班,我妹妹就和小君的母亲谈上了,并且是谈崩了。因为旭芳不能接受其开出的结婚办事条件。这样事情又拖延了下来。我不得不又说服燕香云和我一起去旭芳家,对旭芳做工作。燕香云和我闹过矛盾,但是由于她开朗的性格在我们大家庭中还是建立了很好的威信,赢得了我妹妹妹夫的信任。她的表态我妹妹妹夫也很赞赏,这样又取得了一致意见,重新开始了对老二婚事的救援。我们把我父母的房子隔出了一间供老二结婚居住,又凑够了买家具及买彩电的钱,给老二布置了新房,终于使老二从后院的小房挪到了前院。有了个自己的小家。办酒席却由于不好和小君的父母同意意见没有举办。这样虽然在我和我妹妹的赞助下完成了结婚事宜,可二媳妇小君却对家庭和老人留下了颇多的怨言。不久小君就生了个女孩。这个小小的前后院聚集着一家九口人的生活,恢复了平淡和简单。在这期间我还给我兰州的老姑去了封信,我老姑给老二的婚事支援了一千块钱。

我和燕香云结婚时我父亲只出了盖房子的钱。给我买的木料做的家具。而且房子是我找朋友帮助盖的。家里的电视,洗衣机都是我岳父岳母出的钱。但那只是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老二结婚买了彩电我前妻很是眼热,于是我们省吃俭用这一年也攒够了买彩电的钱。在年底买了自己的彩电。当我们聚集在家里看着央视春晚节目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和欣慰。过了年,我父亲从北京回来了。他苍老了许多,我们没有对他做任何的抱怨。可是有一天,他突然说他放在小房里的挎包丢了,那里面有他在外面几年挣到的几千元钱。我母亲相信了,急的不得了。小君还希望我父亲给她们补办结婚酒席。我没有相信我父亲丢钱的事情。他不应该把钱放在小屋。我猜他根本没有挣到过钱。北京来的两口子穿的破破烂烂,说我爸就在他家依靠买烟卷过的这几年。

说到这里有一段需要补充的内容,就是在快过大年的时候,有一天我到楼层去值班,偶然碰上了我下乡时认识的知情伙伴。我们是在自动扶梯口遇见的,她衣着华丽,烫着大卷的长发,戴一副茶色眼镜,如果不是她盯住我看我不会认出她来,等她摘了那副茶色眼镜我才认出她是李静。李静和我不是一个知情点,她是西庄的。我和另一个知青郭建来去过她们知青点几次,所以认识了她。在那个清苦寂寞的岁月我和她有过几次来往,主要是谈下乡的感受,读书的感想等等。后来她似乎对我还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当时就听说她和她们大队的一名干部搞了对象,我没有和她有更深的交往。1979年知青返城全锅端她也没抽回来。我回到了宣化饮食公司上班,和她也就失去了联系。扶梯口的见面是我回城后和李静的首次见面。毕竟都是知青战友了,她约我谈一谈我就把她领进了大厦一楼的顾客休息间,边和咖啡边听她讲经历,原来她和农村的那个男人离婚了,自己去了南方。她这次从南方回来是想在宣化开一家咖啡馆。想征求一下我对市场的认识。我对开咖啡馆没有任何经验,不好说什么,但答应可以在她需要的时候帮助她跑跑手续之类的事情。李静恐怕就等着我这句话,她当下就说以后少不了给我添麻烦。李静在谈话之间还有意无意地提到了我在蔚县认识的那个林场护林员的女孩娟娟,她说她曾经见到过娟娟。这让我一下子又回想到了那如梦如幻的大山。我想念娟娟,想见她一面,可是李静说她也是只见了娟娟一面,不知道娟娟现在的住址。我只能把思念重新埋在心里。企盼着今后能有机会见面。对我和李静的见面我始终没有告诉燕香云。我也没有告诉燕我曾经帮助过娟娟。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