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梦断红颜 我的1990--2010  

2011-06-12 15:1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我为什么怀疑我老婆在外面有了隐情?那就是夫妻间的那种感觉,你可以摸不到,可能看不清,但是你可以感觉得到,她对你没了夫妻的那种欲望和热情。我们开的这个饭馆离我家并不很远,步行回来也用不了五分钟,她却要天天住在饭馆的宿舍里。家里只留下我和我闺女。我的闺女又面临高考,这不符合燕一贯的做事风格。更可疑的是有一次中午我去饭馆找她,她没在饭馆,也没在饭馆的宿舍里休息,而是去了那个男人的宿舍里休息,在那里我见到了她洗过的内衣正晾在铁丝上。她见到我也闪过了一丝紧张的表情。

    当初开饭馆的时候,我们约定;我的工资全存起来,一家子的开销吃饭全在饭馆,可是她现在讨厌我去饭馆了,不是随便上人给我弄一口吃完了指使你走人,就是故意让你坐在那等。等着饭口过去和她们吃工作餐。那一年我岳父的脑溢血病又犯了,燕由于开饭馆工作忙不去饭馆陪护,她唯一一个弟弟在外地回不来,陪护我岳父的工作就由我和我岳母轮流倒替,我岳母负责白天,我负责黑夜。加上我岳父脑溢血那种病,出血压迫了脑神经,人有时候不大清醒。输液又是全天进行,我怕出现意外,一夜一夜的不敢睡觉,就是坐在病床前的一只板凳上守候。有一次我岳父心疼我,和我发火,非让我到空床上去躺一会儿,可我脑袋刚挨着枕头他那头胳膊一动把输液针头就给弄断了,我还那敢再休息。只能是白天上班时在办公室迷糊一会儿。一次单位开中层干部会,我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幸亏是我提前和老总打过招呼,大家都知道我夜里陪护病人,也没有受到什么批评。所以,我就想趁中午休息时间吃点饭然后睡一会儿,可是燕依然坚持她顾客至上的宗旨,让我等客人都吃完了再给我吃。这时候我吃完了那还有睡觉的时间。我就和她生气。和她吵架。有个女服务员知道我的饭馆老板娘的丈夫,知道我要陪护病人,人家就给我从厨房要了份饭让我先吃。燕居然把人家辞了。后来我等不行了就去别的饭馆去吃饭。她居然也没有丝毫的愧疚心情。没有让我回饭馆吃饭的意思。仿佛我不去饭馆了正合她的心。她还和那个男的一人一身情侣装穿上了。和那个男人成双成对的出去逛街,让我的一个朋友看见后急忙跑来问我离婚了没有?

    现在我再说说那个男的。这个男人原来是开文具店的。他是坝上人。我父亲在他的店门口摆摊卖瓷器最先认识的他。燕要开饭馆就是从他手里转租了一间房。我们把家里准备装修建国街新家的钱全装修了饭馆,我父亲出了好些瓷器厨具,这才把饭馆开了起来。这个男的却要把他的文具店和我们家的饭馆打通,和我们一起开饭馆。除此之外他仅仅是出钱1000多元买了个电饼锅。我父亲也真不顶用,他见燕和那个男的合伙了他就退出来了,跟我还说是燕不用他了。对这个男的入股饭馆我是不同意的,但是等我提出反对意见时燕已经和这个男的全谈妥了,两家的墙已经打通。我的反对没有任何作用。但是燕还是告诉我这个男的姓靳。他是学校总务科科长的姐夫,他那个文具店也是他小舅子给他开的,他仅仅算给他小舅子打工。而且文具店的生意也不好,所以才要和我们的饭馆合并。后来我也侧面打听了打听,原来这个靳是个小包工头来着,带着村里的乡亲邻居曾经去大同包工程,可惜他建筑知识没一点,图纸都搞不懂,工程给人家做坏了,人家没给他钱。他背上了一屁股债,家里天天有人要工资要欠款,他这才到宣化找他小舅子讨口饭吃的。了解了他这么个背景我想他不可能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应该对的起他的妻子吧,应该对的起收留他的小舅子吧,也就默认了他入股我家饭馆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后来会以饭馆老板自居了。燕也改变了让我去饭馆吃饭的初衷。尽管她没有明说,她的办法就是让我等。我似乎成了乞丐,要饭的身份。

    更令人生气的还有呢,一是,他带进来个电饼称,饭馆的用电不够了,他说可以让他小舅子去找供电局办增容。按一家一半的比例我家还需要出2500元钱。我不同意。因为他算二分之一的股东根本就没有掏那么多钱。后来不知道她们俩怎么凑够了5000元钱,去了宣化区供电局,但是并没有办成增容。按照供电局的说法是;你学校的房屋可以出租,但学校不可以转供电。你学校的用电收费和饭馆的用电收费也不是一个标准,人家不给办增容。这个时候燕回家来了,她求我去找找熟人。我虽然对燕的做事有许多意见,但考虑到开饭馆还是为了给孩子凑学费,供女儿上大学,就去找了我们单位的一个女工。她是我的手下又是难得的好朋友。她的哥哥正是供电公司经理,一分钱没花人家来人就给把线改了。可她们连告诉我都没有。也没有请人家吃顿饭。我知道后非常生气,就让饭馆出两千元钱。我给人家买几条烟。燕这时候说饭馆是自家的了,我的朋友帮助了应该的。我说不行,还有那男的一股吗?就要他那股的钱。最后拖了几天终于给了我一千元钱,还是老大不高兴。我给经理买了几条烟,剩下几百元的给了我闺女做零用。

    再一件事,有一天中午我去饭馆吃饭,饭馆里来了一汽车花盆,燕让我帮助去卸车。我去了一问,原来这花盆是小靳子和另外一个人订购的,他们要做花盆生意。我扭头就回来了,你们挣钱凭什么我义务帮工?燕见我不去帮忙就不给我上饭,我们吵了起来,小靳子来了站在燕一边让我滚到远远的。谁让你来吃饭?我说饭馆是我家的。靳说饭馆还有我一份呢。这样我们打了起来。燕始终站在小靳子一边,我的心冷了。

   后来她还把我们单位金店经理让她捎给我的体恤衫偷偷给了靳,等金店经理告诉我了,我去和她要她还不承认。说是金店经理奖励给她的。因为她领去了顾客买金首饰。她领取的是谁呢?正是和我刚打完架的小靳子,并且以我的名义要求人家给予了优惠。她以为我不会知道的,可是这件体恤衫是金店经理求我帮助写广告稿答应给我的,她却背着我送给了别人,送给了她的相好的。一个男人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他会把自己的私房钱用来讨女方的高兴。一个女人外面有了相好的男人,她可以为对方做任何事情,不管这会多么伤害男人的感情。

     我的嗓子哑了,说不出话来。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时候我开的那个茶座也倒了。赔了六七千块钱。巨大的心理压力让我夜不能寐。然而让我痛苦的事情还在发生。一天夜里,燕突然回家来了,她平时是不回家的。那时候是半夜1点多了。我问她咋这么晚回来,她说她在饭馆玩牌来着。我说玩牌也不能玩到这个时候呀,她说她和小靳子在楼下说话来着。我说你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还有什么话需要到咱们家楼下说吗?燕不再说话了。她去睡觉了。可是我睡不着,我问她,她不理我。于是发生了战争。我想跳楼自杀。我已经走头无路!这个时候,我那个朋友小乔从北京来了,他开着大奔轿车,已经成了大老板了。他告诉我在北京这几年他先是在报社里工作,负责发行。后来报社由于体制不符合国家的规定被撤销了,老顾去了河北省会某报社,他就留在昌平,从摆地摊卖报刊做起,现在开起了图书超市,网吧,成立了公司,还正准备建一栋综合性营业楼。他希望我能去他的公司帮助搞企业管理。他觉得这个高哥挺有才的。到他那能发挥十几年的企业管理经验和作用。还正好可以换换环境,调解一下心情。我正是穷途末路的时刻,自然接受了他的邀请。

    从宣化去北京的那天,我用我的工资请了我们科室的全体员工。在燕的饭馆里吃的。这是我的那些死党的主意,她们希望通过她们对我的热情和宠爱刺激一下燕。喝酒祝辞都格外的煽情。甚至不惜吻我的老脸。和我拥抱。但是没有用,燕连我看都不看一眼。仿佛我们就是饭馆的客人。平静,淡定。后来我们去了歌厅,唱歌。我们办公室的王捷突然动情地给我唱《知心爱人》,感谢我给予她的爱护。可是我最想唱的是刘德华的《天意》,我知道我已经没了回头路。唱完歌已经夜里十一点了,秦丽用她的女式自行车把我送回了家。我把兜里所有的钱掏出来给了呆呆看着我的女儿,拎起包,拿起一把伞,走进了夜幕下的细雨里。我的身后是女儿孤单的身影。

    下雨了,雨水打湿了我的眼睛,街上是斑驳离奇的灯影。当我坐上夜里的火车看着渐渐消失在夜幕里的古城,我想到了娟娟,想到了陈,想到了我的父母,想到了许多的人,也想到了我曾经为之奋斗的企业,我那个心中理想的梦。现在她们都没有了,我孤身踏上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天上没有星星。只有钢轮在铁轨上滑过的节奏......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