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你是否感觉孤独  

2012-05-16 14:20:11|  分类: 与你交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在人流穿梭的马路上,你可以微笑,你可以唱歌,你可以和熟识的不熟识的人打招呼。可是你觉得没觉得过孤独?因为那些微笑,那些招呼都是浅层次的。你无法走进别人的内心,你无法求得别人的帮助。你的心灵很孤独。
你是否感觉孤独 - gxdxzm2005 - 上谷行客
      在这个高度物欲的社会里,人们已经习惯了关起门来过日子。习惯用势力的目光打量人。人与人变的冷漠陌生,老于世故。而政府也似乎有意无意控制了人们的聚会交流。没有了大型聚会,没有了共同关注。即使是街头的广场也不容许你三五成群的停留,住宿。有的也必须是商业性质的演出。所以,人与人已经没有了思想的交流。没有了心贴心的帮助。这是市场经济的结果?这是现代社会的归宿?我很苦闷哦。今天,偶然看到了一个帖子,觉得说出了我们面临的孤独;
             摆在现代人面前的一大困境是:如何在成为自主个人的同时,与他人联系在一起。否则,人将无法摆脱自身的孤独,不得不在“大众社会”的支配下去面对自己的生活。

 美国学者马克·波斯特说:“当代的社会关系似乎缺乏一种基本层面上的交往实践,而过去,这种实践是民主政治的母体,分布在一系列场所:会场,新英格兰的市政厅,村庄教堂,咖啡馆,酒馆,公共广场,方便来往的谷仓,协会会所,公园,工厂食堂,甚至是街头的一个拐角。上面所说的许多场所仍然存在,但却不再是政治讨论和行动的组织中心了。媒体尤其是电视和其他类型的电子传播方式似乎将公民彼此隔绝,让自己成为了旧日的政治空间的替代物。”

  由是,都市社区的基本特性,可以说即是公共活动和情操被压缩了,社区在整体上主要是为了鼓励个人追求而组织起来的。然而,这种过度私人化严重影响了一个社区在共同问题上采取共同行动的能力。那些半封闭世界的成员只关心自己及同伴,对其他群体的问题采取漠视态度。比如民工进城满足了城市的服务需求和工作市场,但对城市居民来说,流动人口的居住权、教育权、社会保障权等从来与己无关,甚至用两句话来指责外来民工:无所不为(指工作),无恶不作(指犯罪违法)。

  过度私人化也会影响个人的幸福感。芬兰社会学家埃里克·艾拉特认为,人类有三种主要需求:占有、交往和存在。占有指物质上的需求。交往可以被理解为一种社会归属感,依恋对自己的生活有着重要意义的人。存在,意味着对一种强有力的、稳定的文化认同的需求,个人被联入一个价值和意义体系,能够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社会学家罗伯特·韦斯通过实证调查,区分了社会关系在增进个人幸福方面的四种作用。一是亲密感,我们必须能够自由而下意识地表达个人的亲密感情。要实现这一点,必须拥有充满信任和理解、能够随时接触到的社会关系。缺乏这种关系的个人的幸福感非常低,情感的孤独和孤立会给心理健康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第二,社会关系也发挥着社会整合的功用。同那些能够分享关心的事情、体验、信息和主意的人交往,能使我们感到自己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社交的人往往对生活缺乏动力和乐趣。第三,社会交往能够证明我们自身的价值:有能力完成主要的生活角色。否则人就会堕入自卑,把自己看做废物。最后,社会关系在我们遇到生活问题时,能够成为帮助的来源。可以是服务上的,如帮助照看孩子;也可以提供必要的资源,例如可靠的知识。缺少这种帮助,人会陷入焦虑,害怕受伤。

  过度的私人化的最直接的恶果是孤独。德国哲学家汉娜·阿伦特认为孤独是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同时被挤占的结果:“在现代,与其他人的‘客观’联系以及从中得到保证的现实的被剥夺,已经成为一种大量的孤独现象,在这一现象中,孤独表现了它最极端且最反人性的形式。产生这一极端性的原因在于大众社会不仅破坏了公共领域,而且也破坏了私有领域,不仅剥夺了人们在这一世界中的位置,而且还剥夺了他们的私人家庭生活……”

  而产生社会反常状态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价值和意义的冲突、弱化或匮乏。文化认同与个人的关系好比水和鱼,它引导行为趋向某种方向,因而限定了我们作出的选择。然而,在现代社会,个人选择成了至高无上的法则:人人都要自主决定一切。美国民调专家丹尼尔·扬克洛维奇把选择的兴起归结为“富裕效应”削弱了传统的束缚:“人们开始认定怎样生活以及同谁一起生活是个人的选择问题,没有什么规范可以约束。”因此,婚姻、家庭、孩子、工作、社区甚至国家的限制都成为不必要的了。

  选择的勃兴意味着纽带的松懈。德国社会学家拉尔夫·达仁道夫几十年前就指出选择与纽带之间存在的张力。他把西方文化的历史变迁看做平衡选择与纽带的努力。选择提高了个人主义和个人自由;纽带增加了社会的凝聚力和稳定性。在那些联系个人以及联系人与机构的纽带刻板僵硬的社会中,个人的自由选择权是有限的。当人们奋力扩大选择范围时,把他们约束在一起的纽带就会动摇。

  所以,摆在现代人面前的一大困境是:如何在成为自主个人的同时,与他人联系在一起。否则,人将无法摆脱自身的孤独,不得不在“大众社会”的支配下去面对自己的生活。

胡泳的这帖子写的好啊。网络成了我们沟通的桥梁,但仍然解决不了我们现实中的孤独。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