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转载】应尽快填补藏南地区地名上的空白  

2013-11-14 21:2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尽快填补藏南地区地名上的空白

撰文/单之蔷

应尽快填补藏南地区地名上的空白 - 单之蔷 - 单之蔷的博客
两张地图上西藏墨脱县地名分布的差异:一个稠密,一个“空白”

我们从两本地图册中分别选取了墨脱县所在的区域,并以县界为边界,裁剪出这两张照片。它们清楚地呈现了二者的差异:在墨脱南部,即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前者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城镇、村落名,后者则是大片的空白。在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有关的藏南地区,都有类似的情况。如果再不在上面标注我们自己的地名,日后也许会出现与三沙地名类似的不利后果。摄影/宋文

    南海诸岛的命名过程一波三折。显然,官方没有实力去实地测量,只好采用外国人的命名。民间——潭门渔民已经用一代代人的生命完成了这个测量和命名过程,官方或者不知道,或者知道了却不采用。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想起一句话:肉食者鄙。这是《左传》中的话,意思是上层人(吃肉的)鄙陋,没有远见。这话不是真理,但在南海诸岛的问题上真的很正确。
    潭门的渔民已经把三沙开发成了家园,官方并没有给予任何扶持和鼓励,如设立县治、封官设位(像西班牙国王对哥伦布那样),使其自然而然地进入中国版图。想想看,能去三沙的潭门人如果得到朝廷的支持,为什么不能去澳大利亚、新西兰呢?曾几何时,我国沿海的渔民已经遍布南海周边的土地,南海已经成了中国湖。只要中国的朝廷像西方殖民国家那样给予遍布南海周边的中国移民以支持,中国怎会是今日之中国。
    1983年第四次公布的官方地名中,南沙还是采用了翻译的外来地名,我觉得原因还是缺乏实地勘探和测量。因为那时中国人(除台湾外)已有几十年没去南沙,对那里已经很陌生。这时还是潭门渔民走在了国家前面。1983年,潭门镇渔民伍书光只身一人驾驶一艘九吨重的帆船勇闯南沙,可惜帆船上没有测量专家和地名学者。
    另外,国家实行地图垄断和严格的保密制度,不允许民间画地图,更不许在地图上标出精确的坐标位置(其实早在19世纪,西方列强就已经测量了那些岛礁的精确经纬度了)。这也窒息了民间勘探、测绘、画地图的热情,幸好海南渔民用的是古老的罗盘和燃香,而不是经纬坐标,否则《更路簿》就是泄密了。
    要结束此文时,一个朋友来了,他是中国科学院武汉测量与地球研究所的研究员郝晓光。他正和几个朋友一起,给中国地图中西藏藏南地区的空白处填注地名——由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存在,藏南有相当于浙江省面积的一大片领土被印度非法占领。在我国的全国地图上,这一地区竟然是只有少数几个地名的大片“空白区”。
    我找来北京国家级的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西藏自治区地图册》,发现墨脱、察隅、错那等县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的确是大片空白,几乎没有地名。我想,我们的官方不会像过去那样,也认为那里像三沙一样没有地名吧?其实那里是西藏自然条件最好的地区,人烟稠密,怎么会没有地名?在印度的地图上,那里一定标满了地名。既然那里是我国的领土,地图上却不标注地名,难道将来我们要再去翻译印度的地名,标在我们的地图上吗?
    有意思的是,我找到一本西藏地方某单位编的《西藏公路地图册》,书中,麦克马洪线以南的部分并非空白区,而是写满了当地民间习用的地名。这让我再一次想起了“肉食者鄙”这句话。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