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我当过一回要饭的  

2013-05-08 22:29:31|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中午幼儿园吃的是面条,肉末炸酱,黄瓜丝。是我最爱吃的饭,我吃了满满的一饭盒。可是我还是吃了个豆沙卷,因为我光吃面条不行,这或许是一种病。得这病的因由是几十年前我有过一次冒险的旅行。

那还是197几年的事情,我在河北省蔚县当知青。快过春节的时候我要回宣化探亲,村里的愣九生和我说,过完年就回来啊,咱们这有红火。九生是我们一队队长朱化虎的侄子,高大魁梧,二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条,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对我们知青有着天然的嫉妒,多是嘲讽。但由于队长对我很好,他也会在做活时帮助我,我对他还是有着说不清的敬佩,便问,啥红火?正月初五浪浪会,你保险在城里没见过,可红火了。愣九生说的挺认真,我就信了。回到宣化和父母过完年我就急着回蔚县,可那年代交通没现在方便,初五之前不发车。怎么办呢?骑自行车去。我有一辆北京我大姑给我的自行车,凤凰大链套,在那个年代相当于有辆宝马,我得去显摆显摆,连试試我这腿脚行不行。从宣化到我下乡的蔚县常宁公社东店大队有两条路,一条是走西路,由宣化奔阳原,途径深井,化销营到西合营,往东拐过吉家庄到常宁,这条路上坡多,特别是得爬五虎岭,不大适合骑车旅行,一条路是走东路,从宣化先往东去下花园,南拐奔涿鹿县,到岔道在往西过沙河,桃花,至常宁。这条路比较好走,当然这也全是凭自己乘车往返的经验,究竟走那条道好我也没把握。我决定走东路还有一个原因,我爸爸说他有个在老家结拜的兄弟在下花园,我想趁着过年去拜访一下,接识一份亲情。大年初三,我从家动身了,一路冰雪,从宣化到下花园又是一路下坡,我的自行车跑的比汽车都快。最后都不敢刹车了,我怕一刹车一滑栽进路边的山崖下边去,50多分钟我就到了下花园。现在想起来那真是玩命。

我爸这位结拜兄弟姓张,叫张祝年。听我爸说他在电石厂工作。我可是一次没见过,没去过。你还别说,三打听两打听我就找着了,上午10点多钟我就进了张叔叔的家,弄的张叔叔一个大吃惊。你是从宣化骑自行车来的?张叔叔用手扶了扶眼镜,显的特害怕,这是多么大的雪呀!行了。你来了就在我这多玩几天,完了我从厂里找辆顺脚车给你把自行车送回去。骑车走这路太危险了。汽车都不敢出,你可真是不要命。言谈之中才知道张叔叔是电石厂的书记,他文文静静是有些领导的作风。张叔叔的妻子也在电石厂上班,很胖很白净,对我也很热情。当天我就住在了叔叔家,晚上还去剧场看了文艺演出。张家有三个孩子,都是女性,老大秀鸣,老二秀琴,老三还是个幼儿,不知道叫什么。秀鸣当时十五六岁,秀琴有十一二的样子,她们对我是一副恭敬 

的样子,她们比我妹妹要漂亮,也听话。这为我下一步行动提供了机会。说来也巧了,张叔叔初四要去厂里值班,他嘱咐了我一通走了。我婶也有事需要出去,家里就剩下三个妹妹级的人物了,我的心眼又活动了,我吩咐秀鸣给我做饭,说我要启程。秀鸣说,我爸爸不让你走。我说,你爸爸不知道我回村有当紧的事情,你赶紧给我做口饭我吃了赶路,要不天黑了路上冷。十几岁的小丫头那经的住我的忽悠,开始给我做饭,也许她也不会做别的,煮了一锅面条,我也不客气,一连吃了三大碗,还有一些实在是吃不下了,匆匆就推上车启程。我怕我叔或我婶回来拦住我,那我这旅行就走不成了。出了家门奔煤矿,一产的上坡,自行车骑不了,推着走。进入涿鹿地界路面平坦了,我又进了涿鹿县城,逛了一圈没看见什么稀罕的,又重新上路,向南,向南。马路挺平,挺直,路上也没什么车辆行人,这就最让人感觉累了,走了好大一起似乎车子没动地方,路还在延伸,风景还是那风景,肚里的面条不知道消化到那去了,我开始感觉饿。有点饥肠呱鹿的,腿上也没劲了。我挺车休息了一会,看看四周有什么村落,想找个供销社,小卖铺什么的,买点吃的。可路边没有村子,远远的能看见的村子又不想去,我得节省体力,我知道离常宁东店还有很远的路程。

咬着牙继续往前骑吧。大冬天的我出了一身汗。好不容易骑到岔道了,这有个村子,我就进去了。找到一家供销社,门面挺大,进去一打问,啥吃的也没有。这可咋整?正在失望之际突然看见墙边上堆着筐里有梨。我问,这梨能卖给我几个吗?我是实在饿了。供销社的同志很爽快,行1你要多少?他把开筐给我拿出六个大鸭梨,过了称,不到一快钱的。我捧着香甜可口的大鸭梨就吃起来了,直到觉得身上发冷。这才把吃剩的两个梨装了,重新上路。从岔道往西走那路就不好走了,全是上坡。有的路段坡度在三四十度,路上是冰雪,我穿的是塑料底的棉鞋,一走一滑,加上自行车的阻力,有时候走一步腿两步。后来就走马路边的喧土路,这虽然费劲但不会被车子推着退回去了,没有跌倒抛沟的危险。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太阳偏西了,我的肚子又叫唤了,还得找吃的。看见北面有个村子我就拐进去了,这回我想找家豆腐坊,吃几块豆腐干那是最美的事情。绕了一圈,没找到豆腐坊又找到了家小卖铺。铺子里盐能吃醋能喝,想象中的饼干,点心都没有。买了一把黑枣,核太多了,顶不了饿。赶紧再赶路往前走吧,这就走到了青杨树。青杨树这个村紧靠公路,走到这我是一步也登不动了。饿的心里发慌,眼冒金星。我想我得要饭了。买不上就要吗,反正他要钱要粮票我都有,不要我的自行车就行。进村看见一老婆,跟着她走吧,她进屋我要饭,没想到老婆进的是茅房,老人家是出恭。掉过头出了巷又见一老头在扫街,我就上前开口说,大爷,能给口吃的吗?我是下乡知青,走到这饿了。您要钱也行。老头上下打量了我一通,行啊,进屋。他把我引进院子,让我停好自行车,又带我进了屋,外间有柜子,里间炕上坐着几个姑娘,正拔焖熟的土豆,这个香啊。我想我有吃的了。人饿急了吃啥都行。让干什么都行。脸皮顶不了命。

【未完待续】


老头挺干净,灶台都是白生生的,他一会就把火生着了,一下一下拉着风箱,我们闲聊着,我知道了这村叫青杨树,属于怀来县,离蔚县的桃花还有十几里路,不一会,水烧开了,老头还给我沏了杯茶,我那有心思喝茶呀,盼着他早点把饭做得了,我添补点赶紧赶路。所以我一边催促着,一边把身上带的好烟卷拿出来了,请他抽烟。不想这可坏了,他点上烟卷也沏了杯茶和我对饮起来。我说,大爷您赶紧做饭吧,我饿了,吃完了还得赶路呢!老头却摇头说,不急,不急,今晚了你就住下,明天再走。这可怎么行呢?我一是急着回村里,二是也有点不放心,坐这半天了连他家的老太太都没见,就是两个闺女,这要是晚上出点什么情况我跳河里也说不清。我以前就遇到过用女儿套我当女胥的事情。想到这我下炕告辞了。借着刚喝了个水饱,坚定的谢绝了老头的挽留,踏上回东店的路程。此时太阳快落山了,冬天的晚上显的格外宁静。
先是一阵猛骑,太阳落下之前我赶到了桃花,有心到桃花镇的知青点借宿一宿,打打牙祭,想到知青们可能都回城了,别白耽误赶路就放弃这一念头。接着往前骑腿上就没劲了,肚里空的疼。汗一落下去就感觉到了冷。手指冻的弯不拢,脚象失去了知觉,也是疼。加上天黑了,路上有冰看不好,骑着骑着我就摔倒了。混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躺在冰凉的马路上我想我可能要冻死在这了。歇了好长一阵子,我看到有人从我的身边骑车走过,打起精神又站了起来,拼劲向东店前进。晚上八点,夜空里传来了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连播的乐曲,我进了村没去知青点,就近进了我们队长朱化虎的院子,车也顾不得打了,往倒一推就进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