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商业人生【连载10】  

2016-03-23 13:21:47|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房子  和父亲 
       结婚需要房子,需要家具。家具一般是找木工打制,立柜,书柜,梳妆柜,讲的是多少条腿,这个不难,我父亲从厂农副科给我买了木料,我自己画了图纸,就剩下一个请木工。房子是个困难,那时候不兴买楼房,买也没有。城里工人的住房都是单位分配,我们单位没有能力分配给我住房。好在我父亲非常有远见,我们家从庞家堡搬下来选定的住房就是东大院的最后一排,房子后头有大块的空地,我们可以自己盖房子。 
       我记得我没少跟着父亲盖小房,因为父亲学过几天瓦工,对盖房有一种近乎执迷的热情,我家先是盖前院的小房,后来盖后院的厨房,小房也是盖了拆,拆了盖,不断扩大面积,不断的改善功能。那时候没有人管,国家也默认职工自己盖房解决住房困难。到了我准备盖婚房的时候情况稍微有了点变化,东大院全部归宣钢了,有了宣钢房产管理处,开始硬化社区街道的小马路,给街道上安装路灯,对随便扩占公共地面也有了限制,但还是没能阻挡住我们盖房子的决定。 
        盖房子可以请雇工,我家邻居我的发小马玉海,结婚盖房子就请的是农工,两间房花了160元。合80元一间,当然不包括材料费,仅仅是用工费。几天就可以完工。我家盖房,没有备齐的材料,一些东西还不能确定去那儿买,加上我自认为自己有一大堆朋友,我父亲又是半的瓦匠,我们要自己盖。东大院不是正修小马路吗,我就给我小弟弟一合烟卷,让他把倒挖路土的马车引过来,先把准备盖房地方的大水坑填上,然后是挖地槽,在我父亲的指导下找水平,砌石头,用捡来的旧钢筋拌上水泥打预制件,如窗户上的过梁等等。我的砖买的很便宜,饭馆小潘的妈妈在砖厂当会计,开来10车砖才花了100元,而且是随便多大的车也算一车,不限数,我父亲请了环保厂张铁钢开着他加长大卡车给拉的,一车砖我和我的几个朋友装了半天卸了半天,拉了三车场地就不够用了,只能等着用完了再拉。按说这一切都很顺利。可是正式盖房了问题出来了,一个是我父亲,调到焦化农副科办的饭馆工作了,还当了个副经理,这个积极,又当厨师,又是管理,根本没有空管我盖房子,我让他休息几天先把我的房子盖好了再上班他也不答应,我去找他他总是说你等等,等我一会就回去,可等他半天了仍见不到他回家的人影。等他回来了,有时候也起不了好作用,我找了大兵,小薛两个木工给我先把窗户框砸好了,砌墙等着用,他两天把人家灌醉了两次,活没干成,我还得一个一个的往家送。第三天来了,我不得不下了句狠话,我不管你们俩吃了饭没有,今天是先给我把窗户砸出来再吃饭。俩人没吃饭,干了大半夜,窗户做好了,饭没顾上吃就回家睡觉去了。有一阵子我真恨我的父亲,是他的耽误让我的房子从开春盖到了立冬。二是我的朋友,我现在应该感谢他们,可当时也没少骂他们。他们不是一个单位的,有的会砌墙,有的只能当小工。有的上午能来,有的晚上能来,都是二把刀,还谁也不服谁。就说在房管所当瓦工的刘福同,张志满,刘绍全三人,他们当时也就是个学徒工,砌个砖还行,房屋怎么盖,用什么料,这些就得等我父亲拿主意,等我父亲给张罗,而且他们只有趁着公休日来帮助我盖房子,一等我父亲把时间白扔了,就得等下星期再来。其他的人就更别说了,有我妹夫叫来的一拨朋友,砌砖也会两下,特爱挑别人的毛病,上午我们饮食总店书记宋书记爬架子上给砌了几层,下午他们来了说砌的不整齐,砖没对好缝,又给扒了重砌。再加上我们买的砖那就是次品砖,烧瘤的那种,本身就不规整,还贼硬贼硬,瓦刀砍不动,刨稿都不好砸,要一块一块挑着用,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影响了工程进度。 
        房子盖好了,做家具。需要两张立柜,酒柜的塑胶贴面我去了趟北京,从北京大东窑买的。包箱床的四个卡扣是我表哥在风动厂里偷偷给我做的。我结婚时,家里给做了闪光面料的四铺四盖,床被,窗帘,一应俱全,家具有包括立柜,酒柜,书柜,沙发,写字桌等全套的新家具。特别需要一提的是我岳父岳母给女儿的陪嫁妆,有电视机,洗衣机,在当时也是比较时髦的,加上我几个姑姑,大伯给的钱,我们买了电风扇,录音机,电饭锅,一下子步入了现代化。现在看这些东西是没有什么,当时确实是令人羡慕的物件。对于别人也许这算不得什么,可我的父亲是个普通的工人。他把最好的给了我,付出的代价没人能懂。 
          我父亲是1952年一根扁担挑着家当从天津老家出来的,18岁就承担起挣钱养家的责任。最初在宣化打零工,后来去了官厅水库工地,后来又进了庞家堡矿,成了马万水小组的矿工。他把自己定位一个工人,对工作充满了热情。由于出了严重的工伤,才没有早早患上职业病死掉。去西北他是第一批,从西北回来他进了宣钢二炼食堂。因为我下乡,我父亲曾经打了宣钢二炼知青办的主任,被办学习班,调出了二炼,到焦化厂当备煤工。在焦化厂他发现了煤气的妙用,并第一个提出了把焦化煤气回收,供给居民使用的建议。改革开放了,由于他在西北02部队机关食堂工作的经历,会烹饪,调到了焦化厂农副科饭馆,进入了人生事业的顶峰。为了我结婚成家打制家具,他从农副科买的便宜木头,却又因此被调出了农副科到厂区职工浴池看澡堂子,最后又自己主动下海,做买卖,搞肉食加工。可是他性格率真,过于相信他人,不是被骗就是被坑,最后赔光了积蓄自己把自己流放了,几年没有回家。他一生保存着的珍贵物品就是他各个阶段工作工会发的几个会员证。他的死因也是矿山工作留下的职业病。 
        父亲爱喝酒,自我小时候他就喝酒,每当家人坐下吃饭时他都要先喝上几口,我有时候还觉得挺讨厌的,后来我明白了,那是家里穷,养活爷爷奶奶,还有我妈,我们兄妹几个,父亲是怕饭不够,他让我们先吃饱了,自己吃点剩下的,没有剩下就不吃了。说喝了酒就不吃饭了。我父亲在外面很厉害,除了骗他别人惹不起他,在家里却很老实,有一次我们谁喊他回家吃饭,他都有没动,我媳妇去了踢了他的象棋盘子,他没坑一声,乖乖地跟着儿媳妇回家吃饭了。他爱护我们,爱护这个家庭。临死的时候他担心的是我母亲谁来照顾,逼着我重新组织一个家庭。 
        父亲穷困潦倒的一生没有留下什么财产和荣耀,但我依然为做他的儿子感到幸福和光荣。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