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商业人生 【连载11】  

2016-03-24 12:42:27|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前途 和图钱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个相声,讽刺的是一个漂亮姐不要前途而图钱,注重实惠的品性。后来的发展事实证明,人家漂亮姐是正确的,如今的社会没钱是万万不行。国家都讲为民办实惠。现在有些人虽然也把前途,事业挂在嘴上,但他们的前途,事业同样是为了更好的挣钱,用最小的力谋最大功。可惜这个社会学问咱那时候不大懂。 
       下面就说到了我的一次高升。我那时候不是在风动饭馆上班吗,一天,饮食公司的领导下基层,饮食公司的书记就来到了我们风动饭馆,书记叫王洪全,来我们饭馆其实也没什么正经事情,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调研活动。王书记平易近人,在我们饭馆窄窄的房间里绕了一圈,站在烧饼烤炉前看我烤烧饼。他没话找话的问我累不累,对工作有什么想法,然后就和我谈起了,人生,理想,工作选择,打烧饼与国家经济建设的关系,马克思对理想的追求,我本身就觉得干饮食这一行低人一等,工资低不说,还没有什么人生价值,对书记这种夸夸其谈更是觉得虚伪,于是就顶撞了几句,我说,你知道马克思怎么论述工作的吗?马克思说,只有对他有兴趣的工作才是有意义的,没有兴趣的工作只能说是对劳动者的奴役。我可以告诉你句实话,我就是不想打烧饼。书记被我的话噎住了,无话可答复我。但是书记就是书记,他很快转移了话题,和我师傅小庞又扯了几句,走了。庞师傅一直站在我们旁边来着,情景他都见到了,谈话他都听到了,书记一走就对我进行了批评。你小高说的话道理我不是不赞同,但人家毕竟是大涵涵的书记,你怎么能那么说话,一点情面也不给?再说人家这是工作,不是咱们私底下聊天,胡说八道,说什么都行。我想了一下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但无法挽回了,等着领导怎么处理吧。没想到坏事变好事了,没过多长时间我被抽调到了饮食服务公司工会工作,当时公司工会的主席是张永峰。 
         饮食服务公司设在宣化牌子路口的一栋转角楼上,一层是理发馆,二楼是照相馆,三楼归饮食公司办公。那时候虽说饮食服务公司还是一个公司,但服务公司这一块已经搬到宣化火车站对面新建的宣化饭店去了,这座楼上只有饮食公司的管理人员,办公室宽松,敞亮。从临街的正门进去,可以直接上三楼。我对自己的工作环境满意极了,上下班把自行车往楼下一停,感觉特体面,特来劲。客官你要知道,这座外墙涂着黄色的综合服务楼在当时也属于宣化街上数一数二的建筑了,高大,威猛,和东面的百货大楼并列在一起,那是当时宣化最壮观的街景。我来公司后,王书记自然找谈了话,鼓励我好好表现,争取转正。工会主席张永峰见到我也是客客气气,多加奉承。我们科室还有一位姓张的小伙子,负责跑外勤,一位姓侯的女士负责内勤,我没有明确具体工作,就是给主席打打杂,这儿那儿的转悠,写点通讯什么的。 
        调动工作了,我得显摆显摆,把调动的事不仅告诉了我父母,还告诉了我三姑。我的父母似乎对我干什么工作了没有那么高的认识,木呐的没什么反应,我的三姑就不同了,她敏锐地发现了这是当官了,满脸的笑容,请我吃了顿家宴,还特别拿我激励我表弟,瞧瞧你表哥,这才到饮食公司干几年啊,升到公司去了,你得学着点。我也确实想在公司里干好革命工作。每天总是早早到公司上班,拖地,打开水,收拾办公室卫生,小心翼翼地处理每一件事情,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把领导交代的任务圆满完成。 
       在公司工作,衣着必须干净,保持精神充沛,我不能够在熬夜写自己的文学作品,要参加公司开展的学习,会议,下去检查等等活动。真是不干什么不知道那行苦,每天配合公司的各个科室下基层,检查食品质量,食品卫生,份量,物价,多的数不过来,繁琐的令人头疼。有时候一个一个品种的烧饼也要过称,看看份量够不够,完了填写检查记录,该处罚的处罚,该批评的批评。那象现在呀,想把饼子做多大就做多大,想买几元就买几元,谁还管缺斤短两,高价坑人,劣质商品等等这些小事情。 
       早出晚归,兢兢业业,我干了一个月,等发下工资来有点后悔了,因为我的工资不是升了,是少了。减少的部分有一部分我明白,是没了在门市部时的值班费,有的我不明白。一个月开30挂零,我还没有我老婆工资高呢,这怎么行?我拿着工资去问王书记,王书记说你的工资就这些,没少给你。你算算你以前开多少。我说我以前一个月开四五十元呀。王书记就帮我算,在饭馆的工资是基本工资,饭馆多少还有个几元的奖金,还有我一个月18元的夜间值班费,拿到手有四五十元,是对的。可你现在到公司了是‘以工代干’,就一个基本工资了,这就少了。我问,以后呢?书记说,等你转正后会高一点,但也不会高出多少。一年二年达不到你在基层的数。公司干部值班也没有值班费,所以你得等。等慢慢地升。我说,那我不想继续在公司干了,我还回我的饭馆去,连上班带值班。先多拿几个钱。王书记圆圆的大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说,你知道在公司工作多有前途?你在饭馆打一辈子烧饼能有什么出息? 
        当然,他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这和他在会议上教育我们的完全不同。 
        我就是想多挣钱,行不行?我坚持着。王书记被我打败了,他遗憾地摇了摇头,我是非常看重你的,但你非要回基层我也得支持是不是,这样吧,你再工作两个月,等我和张主席再商量商量工作安排。两个月后,我离开了曾经自豪的公司大楼,回饭馆了。回的是东大院饭馆,风动饭馆据说是人满了,我不能再回去了。前途,我放弃了,我要的是钱。何况我始终自信满满的,当作家才是我的前途。但是接下来我就得为钱担心了,东升总店下属的各个饭馆陆续出现了亏损,奖金别说没了,员工工资都得不到保证。 
        物质刺激,奖金发放,这是文革时大批特批的资本主义管理路线,邓小平上台后拨乱反正,恢复了职工的奖金制度,让工人拿到了更多的物质报酬,受到了干部职工的一致欢迎。当时的企业改革,也是把给职工发奖金发红包,增加福利,做为调动职工积极性的先进经验广为推广,大力推行。我的工资里有多少奖金我是不大关注,也不大清楚,但一下子没有了我受不了。所以我才主动要求从饮食公司回到基层。现在怎么奖金又没了,工资都得不到保证,太影响我的情绪了,工作都没劲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主任给我的答复是,饭馆实行了自负亏盈,没有盈利就没有奖金,多简单点事情。我问,咱们不是和以前一样工作嘛,以前有效益,咋现在就没效益了?韩主任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说,这个我也不懂。反正是饭馆买早点的人少了,咱们效益就低了。听咱们李主任的话是你看看现在有多少私人卖烧饼炸油饼,他们和咱们有了竞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