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商业人生【连载20】  

2016-04-01 19:37:33|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第一次家庭革命战争 
          转眼我的女儿已经会满地跑了,我老婆云【现在应该称前妻】说要去趟北京,看望我大姑。我很高兴。老婆和自己家族的亲戚友好来往对每个男人都是非常满意的事情。我们结婚的时候去过我大姑家,大姑大姑父给了我们吃住行的全套招待,我姑父还不顾身体乏累给我们当导游,给我们拍照片,给我们买衣服,难得老婆能够不忘恩情,想去北京看望他们。我问,你去北京给我大姑拿点什么好呢?云说,带箱葡萄去吧,咱这也就牛奶葡萄出名。我说,好吧。你什么时候去我什么时候给你买上。云说,那你就抓紧买,我打算星期五就去北京。 
          这么快?我计算了下日子,今天是星期二,离星期五也就三天的时间,还真得抓紧才行。不过现在正是葡萄采摘的季节,买葡萄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到了水饺部我和采购员小孟,一说事情就办妥了,第二天就有人把葡萄送到了门市部。葡萄质量非常好,个大饱满,晶莹剔透,绿的发光,透明。我把葡萄带回了家想给老婆显摆显摆,老婆却没有回家,她住娘家了。第三天她还没有回来。我真担心葡萄放的时间长了不新鲜。星期五的晚上云回来了,一进家没说几句话就去立柜里翻腾,拿钱,找衣服。我说,你快看看我给买的葡萄呀。云扫了一眼说,不够。你得再买这么一箱子。我说,多了你能拿的动?上车下车的不方便。云楞等了一下,说,我不去北京了,我要和我妈去河南看我姥爷。我姥爷和我二舅过,村里还有我大舅,所以一箱子葡萄肯定不够。我一下懵了,心里有点失落。你不是说去北京看我大姑吗?咋又成了去河南看你姥爷舅舅? 
嗯,我要去河南,我妈那么大年纪了,又没出过几次门,她回老家看我姥爷我得陪着去。把凡凡也带上。云躲闪着我的眼睛,继续说,你这一箱多少斤?有三十斤,不够,起码得带个五六十斤才行。你明天一上班赶紧去买葡萄,在十一点半给送到火车站。我今天回我妈那,明天和我妈一起走,也不用你往车站送。 
       不去北京了,去河南,看她姥爷,她的变化也太大了,没有和我商量一声她就自我做了决定,我有点不高兴。云收拾好了衣物要回她妈家去了,看到了我不高兴的表情,也许觉得不大对了,留在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早起走的。她自己带走了我买的那箱葡萄。临出门还没忘嘱咐我,记得再买三四十斤葡萄啊,十一点半给我送到火车站,我们在车站广场上等你。我纵是有十万个不满意也没理由阻挡云陪她妈回河南,她都和她妈定下来了我在说别的就显得我这个女婿不是东西了。我到了单位,又让小孟抓紧买了三十几斤葡萄,装在一个纸箱里,我骑车送到火车站。骑车的路上我就想通了,岳母对我不错,云陪她妈去河南也对,我不能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我要高高兴兴送她们启程,祝愿她们一路顺风。 
        到了火车站,果然我岳母我老婆我闺女都在,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车票早买好了。我说了说路上要注意的事项,注意安全等等。亲了亲我闺女,要去买张站台票,把她们送上车。云却说,不用了,不用了。她取出条绳子把两箱葡萄一拴,一前一后搭在了肩膀上,我岳母则抱起了我家凡凡,检票进站了。头都没回一下。我突然隐隐地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 
        云出门了,我忙我的工作,天天上班下班,有时候觉得屋子里空就去我爸妈家,反正是一个院,前后屋,抬脚落脚的工夫。家里还有我两个没成家的弟弟,大弟弟去了宣钢焦化厂工作,穿着一身油泥满布的工作服,出去进来乐呵呵。挺满足。平时爱和我爸喝两盅。小弟弟还在念书,他有爱皱眉头的毛病,整天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吃饭时那个菜爱吃把脑袋往菜盘子一扎,谁也不顾。但是不论这毛病那毛病,都是亲生的父母兄弟,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其乐融融。我妹妹和妹夫也结婚了,俩人都在宣化区水泥厂上工,日子过的挺不错。妹夫还是个带班组长,深得厂领导的赏识,是市劳模。我常去我妹妹家串门,妹夫也常来我家。他喜欢谈工作,谈事业,我喜欢谈政治,谈家庭。 
         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一天在单位班上,负责消毒的张惠敏下午上班来了,她说她在公园见到了我老婆。我说,你是瞎掰呢吧,我老婆和她妈去河南了,你怎么能在公园见到她?张惠敏说,我向毛主席保证就是你老婆,我还见到她和一个男的在逛公园。我上午领着我们孩子去公园了,她没看见我,我看见了她。我老婆来过水饺部,要说员工们认识她那也是实情,可她去了河南怎么会出现在宣化人民公园呢?我半信半疑。下了班一回家,我老婆云还真是回来了,她正端着土簸器往外倒土。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问,你回来了?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高兴,淡淡地说;回来了。 
        进了屋,我问她吃饭没有,她说没吃。我就给她做了碗热面,云还是没吃。躺床上睡了。我以为她是累了,没去理她,让她去休息。人们说久别胜新婚,我们没有,云一夜没说一句话,也不让我碰。第二天早上起来,她要上班了,和我说话了,你今天去我妈家一趟吧,我二舅来了,找你有点事。简单的象是领导给下属下命令。我下了班去了我岳父岳母家,岳父岳母家果然坐着位客人,我岳母给我引荐了,这是云的二舅,和我一起从河南来的,这个是旭东---。 
          我以为有什么大事需要我帮着办,原来就是托运辆自行车,我岳父的一辆加重自行车送给了云的二舅,想从宣化用火车托运回去,多大点事。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平常,普通,可是我听出来我岳母对云有诸多的不满意,娘俩个路途上多有不愉快的发生,云在河南的表现也不让我岳母满意,还有她大妗子的议论等等。云的二舅在一旁不住的打岔,劝他姐,别说了,别说了。我心里也没多想,您的闺女您不清楚,她就那不管不顾的性子,您管不了我说了她能听? 
          第三天,我把云的舅舅送走了,两口子躺在床上,我想问问她去河南玩的高兴不高兴,有什么事惹的老妈不满意,云显得有些不耐烦,她看着我问;你真想听?我说,我想听。云说,那我就全告诉你,我这次回去见到了窦文生。窦文生是谁? 
就是我爸妈不让我搞的那个对象。我和我妈一去我二舅家我二妗子就告诉我了,说窦文生结婚了,住的离我二妗子家不远,下午我就去了他家,当时他正在院里晾被子.....。云讲的十分投入,似乎进入了美好的回忆,场景,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见了如何激动,如何谈的,如何接触,我内心里却是风云起伏,醋劲横生。我打住了她的回忆,质问着;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不要去找他!不要去找他!你还是去找了他!你们是过去式了懂不懂? 
你还想不想听了? 
你说。 
       云又接着讲她回老家后发生的事情,她毫不顾忌我的感情,讲文生怎么清她吃饭,文生带她去那个村看露天电影,讲他们在小树林里如何感情失控。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一翻身站到了地上,大声地说,你们感情失控了?啥叫感情失控你懂不懂?是脱了裤子还是拥抱在一起? 
你还想听不?云冷冷地问,脸上洋荡着难以琢磨的表情。 
够了,够了!我有些歇斯底里,咬着后槽牙喊着,你回去三天就已经接触了八次,一次是半天的时间,我说你妈你妗子为什么都说你不象话呢,你真是太不要脸了!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想到我没有?想到没想到我的感受?我说你为什么回来死仰着脸对我不搭不理的,原来心里还想着别的男人。你那么想他还他妈的回来干什么?干脆咱们离婚。我从柜子里去翻结婚证。 
我是越说越生气,连想到她妈说的,她一路顶撞她妈,原来是舍不得离开那个窦文生,我把她的被子也掀了;起来,咱们离婚。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 
离婚就离婚,我要不是觉得不可能了,我真的不会回来。文生因为我的分开曾经在床上躺了一个月,不吃不喝差点死了。我这次回去了人家有了女人,对人家女人还请我吃了顿饭,不象你。 
我怎么了?那女的不是就在家待了一天么?人家知道你们天天在一块鬼混?人家知道你们的感情失控? 
云无话可说了,拉住被子又去睡觉,我在屋子里来回走着骂着,最后坐在沙发上一夜难眠。第二天云起来继续上班,象什么事也不曾发生。我从她带回来的挎包里翻出了80张邮票,看来他们是想长期联络,这对臭不要脸的。看见邮票我也有了想法,我要投稿揭发窦文生,他是个第三者,插足我的家庭。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