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谷行客

上谷行客 的---所见所闻,文学生活

 
 
 

日志

 
 

鬼话和闹鬼 【呆子回忆录节选】  

2018-04-05 14:43:30|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和闹鬼,1
一天,队里有个社员李玉山来找我请假了,说他要休工一天陪老婆去看病,我问他;你和高队长请假了么?他说;请过了。高队长让我来跟你请假。说现在是农业学大寨活动时期,他说他做不了主。我又问;你老婆啥病?他说;这病挺复杂的,你没有结过婚,女人身上的事和你说了你也听不懂。我问;你就请一天假?他说;就请一天假。完了还补充着,我就带她到公社医院去看看,一天时间足够了。我说;那就休一天吧。李玉山谢了一下就走了。我觉得也没么。
工作组进了村是抓农业学大寨的,社员们的出工抓的比较紧,早上6点半出工,晚上干到日落,而且男劳力没有特殊情况一律不许休工,只有妇女一个月可以在例假期休几天,还不许迟到早退的。这是工作组的硬任务。但是也没有规定社员休工要和工作组请假,更没有规定社员病了不能去看病的。李玉山找我请假我当作是高德队长抬举我,准了李玉山的假也没有盯着他去干什么。过了有三两天,中午吃完派饭的路上我被一个精瘦的老头给截住了,他抗着一把铁锹,戴着个破蓝帽子,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直愣愣地问我;你就是工作组的高队长?我点了点头,因为社员们都管我这包队的工作组员叫队长。老头先做了自我介绍;高队长你还不认识我,我是咱们第一生产队的贫协委员,叫王功。噢,您有什么事情?我看着这位贫协委员,问。老头反问起了我;李玉山和你请的假吧?我说;是的。老头又问;你知道他请假做了什么?我说;他说陪老婆去看病。老头跺了下脚;高队长你上当了!你上了李玉山的当了。他说陪他老婆去看病是骗你的鬼话,他是去给别人杀猪去了。我吃了一惊;真的?你咋知道的?老头怒气冲冲。他去那个村给谁家杀的猪我掌握的一清二楚,还挣了四块钱,拿回一套下水,不信你就去问他。不过我跟你打好招呼,他可是滑头,走资本主义的路不是一次两次了。噢,好的。好的。我晚上就问他。我连忙好言好语送走了贫协委员,想着下一步我得怎么摆布。
上次坏分子王芝元在我的面前散布胡言蜚语时候我没有警惕,差点犯了大错误,这次李玉山又骗了我,说是陪老婆看病实际上是出去杀猪,我可不敢在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大是大非面前糊涂了。一下午我都在想着如何处理李玉山。到了晚上,我单独找胡主任汇报了贫协主任王功反映的情况,征求胡主任的意见和指导。胡主任对王功的名字很熟,他觉得王功反映的情况很重要,如果李玉山真的是出去帮人杀猪个人捞钱了,我们必须抓住这个反面典型对社员进行思想路线的教育,真的得讲一讲堵不住资本主义的路迈不开社会主义的步,不然就没有人踏踏实实在生产队劳动,我们也没法搞好农田基本建设,没法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胡主任认识水平不我高,逻辑思维比我强,把李玉山请假出去杀猪的错误已经上升到走什么路线的问题了,我的压力大了,决定审问李玉山。可是胡主任推脱有事,让我自己审问。
派了个人出去通知,李玉山一会儿就被带到大队部了。这家伙是见过场面的人,见到我和没事人似的,笑呵呵和我打着招呼,顺势就坐在板凳上了。我就问他;李玉山,给你老婆看过病了?李玉山说;看过了。那天公社医院看病的人挺多,哈,排到下午才看完。我打断了他的胡扯。我怎么听说你是给别人杀猪去了?李玉山一愣;高队长你这是听谁说的?有人已经举报你了,你就老老实实说你去没去杀猪吧。我想给李玉山一个主动检讨的机会,点着了一根烟卷,坐在办公桌后面,静静地瞅着他。我以为他会软下来主动承认错误,那我再给他讲政策,讲出路。没想到李玉山倒委屈地站起来了,他口气相当的硬;谁说我去杀猪了,这是陷害我。我就是给我老婆看病了,你们可以去公社医院去调查,问问那几个大夫。高队长你不能听信人造谣,不能冤枉我。
说完了他就在屋子里转了起来,一会委屈地要哭,一会恨的要咬人,似乎抓住那个造谣者他能够上去咬上几口,拉着人就去对证。说句老实话我当时还是真有点懵了,万一王功就是胡说诬陷我不就办错人了?我想找个理由把今天的审问暂停了,等我再去了解落实一下。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告状的老头王功进来了,他几步跨到了李玉山跟前,指着李玉山的鼻子,问;你委屈了?你他妈的还在这装孙子呢?我告给你,你去的是那个村那一家杀的猪,挣了多少钱,我是一清二楚。想对证咱们现在就走。你骗的了高队长骗不了我们贫下中农的眼睛。你就是只癞皮狗。李玉山刚才还硬气地不行,被王功指着鼻子一顿骂瞬间就怂了,他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就象智取威虎山里那个逃到威虎厅的滦平栾副官,自己扇着自己的脸面,承认了自己杀猪的事实,把杀猪挣来的四块钱也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太有戏剧性了。我一时都还没适应过来,王功已经倒背着手走出了大队部,屋子里只剩下了哭哭啼啼的李玉山和一时懵圈的我。
停了有好大一会儿,我清楚了,李玉山败了,承认错误了,我赢了,我是胜利者。但是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处置李玉山。胡主任适时的回来了,他看了看李玉山,看了看我,问;都承认了,是杀猪去了哦。我点了点头。胡主任转过身对着李玉山说;没得说。你得办学习班了。老老实实地听从组织的处罚吧。李玉山连连点头;我服从,我服从。胡主任说;把你的鼻涕怯一怯。滚吧。回去等着高给你下通知。
李玉山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鼻子走了。胡主任笑了笑,对我说;干的不错。明天开始你给他办学习班,办学习班的地点就在你们工作组宿舍,时间是每天吃了晚饭到夜里11点。具体的内容由你安排和掌握。我问;办几天?胡主任一绷脸,说了由你掌握了,你看他认识错误了,觉得可以了就可以停办,你觉得他没有认识错误那就继续办。告给他啊,办学习班不是白办的,一天罚他二斤小米,有本事就让他撑着。
好的。有胡主任的意见在这,我的信心也满满的了。
听说要在宿舍里给李玉山办学习班,同屋的刘兴,老陈,小陶都很高兴,觉得这下晚上有耍的了,他们在社员家吃了晚饭,早早就聚在宿舍里,等着看我给李玉山办学习班。李玉山也很规矩,按点来了,老老实实站在地上,一句大声话也不敢说。我先是按胡主任的意见讲了下办班的安排,处罚标准和原则,然后是给他念了段《人民日报》关于学大寨的有关论述,最后让他检讨自己欺骗领导【当然就是欺骗我】请假出去杀猪的错误。
李玉山吭吭唧唧磨叨了半天车轱辘话,承认自己是犯了欺骗领导的错误,是出去给人杀了猪,是挣了四块钱,还带回来一点猪肠子,猪肚,可是他认识不到错误的严重性,是走了资本主义的道路,光顾着个人致富,耽误了生产队农田基本建设任务,忘记了农业学大寨即是一项改天换地同大自然的斗争,也是一项改造个人思想深处尖懒馋滑等等不良品行的运动。看在他态度比较老实,思想比较端正,我也就不难为他了,让他坐下,继续反省错误。其实也就是消磨时间,到点了让他回去。我还把一支官厅烟卷扔给了他。
李玉山放松了,话也多了。他抽着烟,坐在炕沿上,说到了我们住的这间宿舍原来是座庙,以前住过和尚,后来又说到了这个庙的来历,一下把我们的情绪还真给吸引了。
你们不知道吧,东沟人建的庙为啥西庄人吃香火,就是咱这庙建好了以后,想挂一幅娘娘象,可是没有临摹的样本,这可咋办,后来有人就出主意,说出去找个姑娘照着画就行,出去的人一转,在西庄那看见一姑娘人样长的不错,照着那姑娘画回来了,挂在庙里了。没几天那家姑娘死了,死了后给她父母托梦说到东沟当娘娘来了,结果人家就找到东沟来了,说你们挂的娘娘是人家的闺女,后来这庙里的香火就归人家这家西庄人拿了。
李玉山说的不应该说是迷信,应该说是属于民间传说。我没有拦他。说完了滚蛋。第二天李玉山来了,又是学习了一阵子,完了就瞎扯。刘兴,老陈完全和李玉山同流合污了,他们和李玉山比着说,他们都是农村人,都有道听途说的各种传说,慢慢地话题还和神鬼大仙联系上了,比如刘兴讲他们村过去有个会看病的老婆,特神,什么病都会看,几乎是手到病除,更神的是老婆夜里来夜里去,不用人接不用人送,后来有一个人请人家给看了病,非要送人家,也是想看看老婆到底有啥神通,老婆就不走,在他家一直待着,天快亮了,老婆不能再待了,就撒了个谎说是出去解个手,出了门就飞起来了,这人跟出来一看,老婆原来骑着个扫帚疙瘩,他就喊了一声,结果把老婆的天机破了,老婆也摔死在山沟里了。老陈讲了个白胡子老头会算卦,也是神乎其神,我和小陶也不知不觉上套了。再后来话题就是今天村里死了个人,一掐日子过两天还得死一个。这就属于迷信了,还把屋里气氛也搞的诡秘了。
我有时候是清醒的,提醒李玉山;这学习班是收费的,一天要罚你二斤小米呢。李玉山不怕,他说小米还没分下来呢,分了你们全拿走。全拿走估计也不够。我说,那会折钱,拿你家的东西。李玉山呵呵地笑了几声;我家有啥你们尽管拿,反正家里也没啥了。人穷到一定份上真是啥也不怕了。我说;学习班结束了,你别来了。李玉山有点委屈地说;我来你们这没影响你们啥吧?在家里憋屈的荒,就是想来你们这坐坐。刘兴,老陈说;你来吧,我们也憋闷的需要有人来聊聊天。我见这俩工作组同伴都这么说了,由他去了。但是有一天屋里真的闹起鬼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